冷cp专业户,国产欧美交界处

【德墨】我的亚父不可能这么可爱



(二)误会

墨禹辰知晓牧云德对他的心思不过几日,那年轻人便日日伴他左右,嘘寒问暖,总是找点机会和他亲近。墨禹辰身为辰月中人,薄情寡欲,向来不通人世情意,此时被牧云德纠缠,偏生找不出办法同他罢休。

墨禹辰神出鬼没,这天晚上刚从辰月谷里带了些那伽骨和草药想制成凝神香料,牧云德时常睡不好觉,他做人亚父,自然得看顾关心一下这个名义上的义子。可谁曾想竟听见了牧云栾牧云德父子的谈话⋯⋯

“父王,我拜墨先生为亚父,也只是物尽其用,他既是辰月的大祭司,与我们关系越是亲厚,日后越能助我们一臂之力。”

“儿臣对墨禹辰连日亲近,亦是逢场作戏。”牧云德面上无表情,仿佛说的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辰月可利用,若能得其相助,父王所愿,必定事半功倍。”

墨禹辰缓缓后退两步,不去听屋子里之后的对话,而是抬手一挥又没入黑暗,只留下一颗白色骨石于地板上。

“我,们?”牧云栾轻笑一声,看了牧云德一眼,“德儿,你真是好算计啊,墨禹辰如今成了你的亚父,与我却是没什么关系了。”

“父王⋯⋯”

牧云栾斜瞥着规矩跪坐的儿子,拉长了声音点头道:“行了,出去吧,我连日赶路,乏了。”

“是,父王。”

牧云德起身朝牧云栾躬身行礼,出门瞬间敛了面上的浅笑,他关上门,突然看见月光下的一抹白色,疑惑地捡了起来,待看清那东西样貌,眉头猛蹙。

‘亚父?’

墨禹辰回到房间,并未晃神太久,牧云德花心恋蝶是他早就知晓的,本就一副好皮囊,若不加以利用,反倒愚钝了。

这样也好,墨禹辰一边将手中的那伽骨碾碎,一边想着,如此他就不用摇摆不定,心中慌乱不似自己了。

“亚父!”急促的脚步声之后,牧云德拉开墨禹辰房间的门,焦急地唤他。

“世子夜里前来有何事?”墨禹辰并未看向牧云德,自然也没有看见他眼中的急切。

牧云德见墨禹辰一副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一把按住他碾磨朱砂的手,又唤道:“亚父,我知道你都听见了,你听我解释!”

墨禹辰挑眉,浅淡的眸子中写满了并不在意的情绪:“世子不必解释,难道我不知你认我做亚父的心思?我辰月中人本不该贪图世间俗世温暖,我亦只觉得世子是个可造之材,各取所需,世子何须道歉?”

牧云德被哽了一下,他见墨禹辰并无不妥,心下更加慌乱:“我同父王那样说,并非真心话!我只是不想让父王怀疑你我,毕竟在他看来,感情二字是世间最不可信任之事。”牧云德跪坐在墨禹辰身边,突然紧紧搂住他,脸贴着墨禹辰的耳朵,一字一句,“亚父,德儿对你的心意,可昭日月。”

墨禹辰被突然贴上来的热度烫了一下,心中猛得一跳,正要发作,只听见牧云德在他耳边说:“亚父,门外有人。”

墨禹辰用神识探了一下,门外果然站着牧云栾派来的人,他继续手上的动作,平和地说:“世子帮我将这些草药捣碎吧。”

牧云德没动,又离墨禹辰近了些,气息喷在他的嘴角脸颊处:“那亚父可要给德儿奖励。”

墨禹辰纹满密文的左手拉开牧云德抱着他的双手,侧身看着他,平日里总带着笑意的眼睛此刻无波无澜,看得牧云德又叫了一声亚父,朝那紧抿的嘴唇亲了上去。

墨禹辰下意识发出了一声喘息,接着被扑倒在了地板上,门外的人只听见衣衫间簌簌的声音和墨禹辰时不时发出的呻吟,面红耳赤地赶紧离开了。

墨禹辰终是舍不得对牧云德用那秘术,在体力不支的情况下被他的义子剥去他里三层外三层的衣裳,只剩下月白亵衣凌乱地挂在身上。他喘着气,一把推开又要亲上来的牧云德,拢好衣物,沾染了些水汽红意的眼睛瞪着牧云德,“别得寸进尺!”

“亚父若是不愿意,德儿早就被亚父的秘术所伤了。”牧云德厚着脸皮一把握住墨禹辰的手腕,把他往自己这边拉,然后又死死抱住,“亚父,我心悦你,此事天地可鉴。”

“我从小就不在父母身边,独自一人摸爬滚打,修习经商之术,接触的全是利益权谋,就连父子兄弟之间,也尽是虚情假意。从来没有人像亚父一样对我这样真实,我做错了事会责骂,我不懂的亚父则悉心教导——”牧云德看向桌上的几色粉末,“那伽骨、朱砂,皆是凝神安眠的药物,也是亚父为我做的吧。”

“亚父待我如斯,我也只能倾心相付,不让你受到父王的伤害。”

牧云德见墨禹辰没有反应,捧住他的脸,额头抵住他的,轻声说:“亚父,信我,只要你信我,我就能安心地做所有事,完成你希望我完成的宏愿。”

好一会儿,墨禹辰才缓缓抬手,轻拍了一下牧云德的脸,“好了,我知道了。”

“知道了?”

墨禹辰点头,抬手回抱住牧云德的背,将脸放在他肩上,贴近。“嗯,知道了。”

牧云德欣喜地将他的亚父抱得更紧,低头亲吻上他的额头,“好。”


FIN

评论 ( 4 )
热度 ( 9 )

© Samp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