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专业户,国产欧美交界处

【洪陆】熙熙攘攘

洪三×陆昱晟,ooc慎入,可能会有后续⋯⋯

——————————————————————


洪三不是没做过一步登天的梦,曾经的他也成天幻想着有朝一日做一做这十里洋场的主人。可是他从未想过这样的场景会发生得这么快,入陆昱晟门下不过几日,便有了英租界总华捕、永鑫公司四当家,甚至于杭兴女婿这三个头衔。

前面两个头衔对洪三来说他自然是乐意至极,可于杭兴女婿的牌子一落下来,他就觉得心里被放上了几块大石,压得他有些难受,甚至抗拒。

洪三觉得自己应该是喜欢于梦竹的,但这喜欢并不深刻,更未到能谈婚论嫁的程度。求婚,只是一步棋,一步在陆昱晟的指示下不得不走的棋,洪三不想让他的老师失望,于是即使那求婚并不心甘情愿,他也还是做了。

陆昱晟来看洪三的时候他是惊喜的,他没想过自己的师父,三大亨之一的陆昱晟会来和自己的这些朋友一起同桌吃饭,然而在陆昱晟提到结婚这件事的时候,洪三的笑容着实僵硬了一下,被美人打疼了头才反应过来,傻呵呵地笑了两声,只回头看了羞红脸的于梦竹一眼。

晚上睡觉的时候,洪三梦见了于梦竹,那是他的未婚妻,也是他将要与之度过下半生的人。看着越来越近的面孔,洪三突然产生了退意,就在他挪动脚步的一刹那,闭眼等着他亲吻的女孩变成了站在他面前,温柔含笑的陆昱晟。

三大亨向来喜欢穿白色长衫出席活动,而陆昱晟私底下其实喜欢穿一件黑色短褂在长衫外。可梦中的陆昱晟,却穿了一身灰色条纹的西装,包裹住略显瘦小的身材,细瘦的腰肢露出常年被遮盖的流畅腰线,一双腿也在黑色西装裤的衬托下显得修长匀称。

洪三呆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人,正想伸手去触碰,就突然从梦中惊醒,惋惜的同时还有些期待,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看见陆昱晟穿西装。

不过,为什么会梦到这样的陆先生⋯⋯洪三心中起了波澜,而他尚不清楚这涟漪因何而生,只知道此时此刻陆先生于他确是这世上重要的人之一了。

一爷失踪让洪三焦急的同时也暗自松了口气,至少能暂时从订婚的压迫中把自己解放出来,即使那原因让全院的人都担心不已。

听完一爷全家被灭门的惨案后,洪三更是想急于找到她,他不知道这几天林依依去了哪儿,做了什么,是不是已经遇到了危险,闯入大阿姐的地方被灌了不知道多少酒之后,他晃晃悠悠地走到了陆公馆。

“师父,师父~”

陆昱晟一下楼就看见歪坐在沙发上的年轻人,白色西装被他脱掉,衬衣领口也解了口子。见到他来了,洪三发红的脸上露出酒窝,刚想站起来,结果整个人晃了一下,差点跌倒,陆昱晟赶紧扶住他,可他低估了年轻人的重量,硬是被洪三直接压到了沙发上。

旁边的下人看了想过来帮忙,被陆昱晟抬手制止,他轻柔地在弟子耳边说:“洪三,你快起来。”

洪三动了动头,似乎是不舒服,干脆直接伸手抱住陆昱晟,将头靠在他肩膀脸颊处磨蹭着,嘴里含糊不清不知在说些什么。

陆昱晟见状叹了口气,招了招手让人来把洪三拉开,可醉酒的人重如死猪这话是向来不假的,好不容易把洪三稍微拉起来一些,他又扑腾扑腾地抱了回去,弄得陆昱晟和下人们气喘吁吁。

“罢了罢了,就让他在这里睡吧,你们把被子拿下来,就各自去休息吧。”陆昱晟无奈地吩咐下去,心想幸好这沙发够大,能躺两个人,否则他可不知道这一晚下来得成什么样。

洪三迷迷糊糊地一直听到有人说话,后来说话声音没了,眼前的光也熄灭了。他只能感受到怀里有一个人,散发着温暖,他深吸了一口气,熟悉的清幽之气充斥鼻腔。洪三下意识喊了一声先生,含糊不清地说:“先生,你好香⋯⋯”

陆昱晟此时并未睡着,听到这一句话,原本闭着的眼慢慢睁开,他此刻只当洪三说着醉话胡话,并未想过他的味道以及一举一动在洪三这里已经是根深蒂固了,即使醉得不省人事,洪三也能分辨出他来。

宿醉的头疼让洪三渐渐清醒过来,他正想动一动,却发现右手被什么东西压着,侧头一看,陆昱晟在他怀里睡得安稳,头抵在他肩处,正呼出悠长的气息。

洪三顿时吓得不敢动,生怕自己的动作会吵醒陆昱晟,于是重新放松身体,均匀着呼吸。洪三看见这情形大概猜出了原因,想来是他昨晚喝醉了被先生照顾了一宿,他轻轻皱眉低头看着还在睡梦中的人,眼下一些青黑验证了这一说法。洪三心中思绪百转,他何德何能,能让陆昱晟对他如此,往后他定是要好好待先生,再不累他。

没过多久,陆昱晟悠悠转醒,屋外的阳光让他睁眼的速度有些慢,甚至有些发愣,他缓缓地眨了眨眼,好似还没反应过来此情此景是什么状况,就听见耳边一声:“师父,你醒啦。”

陆昱晟顺着声音看过去,背光的年轻人含笑正盯着他,一闪而过的情意让陆昱晟觉得自己花了眼,他点点头,揉了揉肩膀:“以后可别再喝这么多酒了,伤身。”

洪三赶紧把陆昱晟半扶起来让他靠在自己胸膛,按摩着有些僵硬的肩背,“师父,昨晚辛苦你了。”

“无妨,我倒是挺高兴,你这个小毛头在喝醉之后是来我这儿。”

洪三动作顿了一下,还在琢磨陆昱晟的意思,就听见门外熟悉的声音。

“老三啊,今天陪哥哥去新世界看看好伐!”

洪三一转头,张万霖瞪圆的眼睛就在面前了,他紧着站起来,叫了一声:“张大帅早。”

张万霖此刻并未回答,而是一双眼睛来回看着屋里的两个人,好一会儿才说:“看来我来得不是时候,三弟,你和洪三的关系什么时候好到能睡一起啦?有床不睡,还是睡沙发?”

“昨晚和洪三小酌了几杯,谁知就在这里睡了。”陆昱晟捏了捏鼻梁,看了洪三一眼,示意把他扶起来,“二哥,今日我大概是陪不了你了,抱歉。”

洪三右手虚揽着陆昱晟的腰,左手扶着他的手,脸上的笑意让张万霖看着着实不舒服:“张大帅,我师父昨晚没休息好,您多担待。”

张万霖哼了一声也没说什么,只像是警告一般:“三弟,教徒弟是好的,但你可别把自己赔进去了。”说罢转身就走了。

陆昱晟无奈地摇头,舌尖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我这二哥,说的都是什么话。”

洪三倒是没去想这话的深层含义,他看着陆昱晟的嘴唇出了神,软软小小的,触着不知道是不是真像看上去一样⋯⋯

我在想什么?!

洪三被这个想法吓出一身冷汗,他晃了晃头,让自己清醒一点,陆昱晟见了,以为他宿醉难受,抬手想摸他的额头,洪三下意识躲了一下,见陆昱晟眉头又要皱起,赶紧拉住他的手腕将手放在自己额头。

手腕上的温度比手心感受到的烫了不知几分,陆昱晟垂下的眼眸轻颤了一下,心中思索这些动作和举动是不是太近了些⋯⋯

“先生,我没事。”洪三不知怎么,在面对陆昱晟的时候总是会把在别人面前不能表露的一面显现出来,比如以往的撒娇玩笑,又比如此刻他尚不自知的深情温柔。

陆昱晟收回手,微微往身后移了移,说:“无事就好,记住,以后可不许再喝得这么醉了,晓得了伐?”

“晓得啦。”洪三听话地点头,将陆昱晟送回房间之后,自己离开了陆公馆。站在陆公馆门口,他回头看了一眼,然后抬起自己的手,掌心的温度似乎还在,愣愣地看了一会儿,他握紧手掌,像是确定了什么,心里又喜又忧。

喜的是他终于知道了自己的心意,忧的是害怕如果那人知道了他的心意,会是个什么反应。

而与此同时,陆昱晟一直站在卧室的窗前看着他,心里同样思绪万千。


可能TBC的FIN

评论 ( 31 )
热度 ( 59 )

© Samp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