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专业户,国产欧美交界处

【洪陆】熙熙攘攘(二)



时间点有改动,以及预告片里战损的陆先生真的太好吃了
————————————————


“你教出来的好徒弟!”

陆昱晟从订婚宴一开始就不安的情绪在此刻伴随着张万霖的怒吼达到了顶点,然而只有一瞬,他立刻吩咐所有人去找洪三,跟着回了永鑫公司等待消息。这件事发生地太过突然,他需要捋一捋事情的缘由,他唯一能确定的是林依依接近张万霖是有目的的,而洪三带走她或许是为了保护林依依,阻止她做下会害死她的事。

陆昱晟深知自己此刻不能帮助洪三,所以只能静待消息,直到洪三成功出了城,并让车夫暗中给他递了信,烧掉之后才真正松了口气。

他知道洪三或许永远都不会回来,可他也知道只有在大上海,洪三才能成就一番事业,他此刻只能祈祷他二哥不会找到洪三和林依依,否则就真的麻烦了。

三个月后

洪三打完猎回来,一进屋就看见林依依拿着一封信,露出梨涡浅笑。

“我师父又给你写信了?”

“谁说的!”林依依将信纸折好,放到床头的箱子里,这才回过身,染了羞涩的脸红了些,嗔怪地看着洪三。

洪三嘿嘿笑了两声,放下背上的猎物,坐下给自己倒了杯水,“还谁说的,我有眼睛,你笑得这么灿烂,不是为我师父,难道为我啊。”

林依依翻了个白眼,也重新坐下,“晚上我要去黄爷那里帮他补衣服,记得给我留门啊。”

“遵命,师娘。”

“你!”林依依正要发作,一双明眸闪了闪,要打的手落在洪三头上摸着,正经道:“乖徒弟。”

“哼,占我便宜。”洪三躲开林依依的手,拿着猎物去了厨房。

洪三躺在床上,翘着腿望着头顶的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什么。他翻了个身,看着窗外的星云夜空,叹了口气,上海他可能是再也回不去了吧,那里的人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见⋯⋯

“咚咚咚。”

门边传来敲门声,洪三正想出声突然心思一转,林依依可是从来不敲门的⋯⋯他从床上起来,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口,捏着鼻子变了声说:“谁啊?”

“我。”

一个简单的我字,让洪三愣在当场,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在他耳边炸开。洪三良久没有动作,直到那扇门被推开,一袭白衫伫立在他面前,他才反应过来,还没来得及看那人面上的浅笑,他便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陆昱晟被洪三的反应吓了一跳,叹了口气道:“你这是做甚。”

“先生,我对不起你。”

陆昱晟把洪三扶起来,环顾一周,这木竹屋里放着两张床,另一边用布帘子拉起,应该是林依依睡的,正中有一张木桌,放着四张木凳。陆昱晟走过去坐下,并不提洪三的道歉,只说:“你和林姑娘分床睡?”

“啊?”洪三听见这话点点头,站到陆昱晟跟前回道:“暂时的,山坡旁边我们砌了间屋子,过几天修好,一爷就搬进去。毕竟她是我未来师娘,虽然这里民风淳朴,但惹人闲话这事儿还是少有为好。”

陆昱晟听罢没说什么,只看向洪三,唇角弯起,一如既往地柔声细语:“见你过得还好,我就安心了。可今日我来,并不只是看望你这么简单,二哥如今还在加大力度找你们,我的人说他们就快找到这里来了。洪三,与其被我二哥找到,不如跟我正大光明地回去。”

“可一爷呢?”

陆昱晟低头摆弄着袖子,并不回答,洪三见状明了,他猛地跪下,着急地恳求:“先生,一爷救过我的命,我⋯⋯”

“——我知道。”陆昱晟抬手止住洪三的话,摇了摇头:“我知道⋯⋯可是洪三,你难道从来没想过这么做的后果吗?”

“我,我只是想救她,我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她死的。”洪三跪着的膝盖向前行了几步,握住陆昱晟放在腿上的手,急切地说:“先生,我不在乎自己的命,可是我不能不管一爷,她死了,我更没办法向我师父交代。我不求远大前程,不求能回上海,我只希望您能救林依依一命。”

陆昱晟听见洪三的话,眸中闪过失望,猛地收回手,压低声音语速急促起来:“不求远大前程?不求回上海?洪三,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你把我教的全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我说过要培养你做一个大人!我陆昱晟从未不做没有把握的事,任何事我都说到做到!如今这选择可由不得你,洪三,远大前程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

陆昱晟站起来,绕过跪在地上的洪三,径直朝外走去,行至门口时,他停了下来,重新柔和了语气:“小毛头,跟我回去,这样,说不定你想救的人还有得救。”

洪三看着那身后印照着月光的人,有些恍惚,他此刻内心是怕的,怕自己下的决定会害了一爷,可他却是打心底里愿意相信陆昱晟,这个人总归是不会害他的。

“先生,我跟您回去。”

翌日,洪三便和林依依跟着陆昱晟回了上海,更是在陆昱晟的推波助澜下做了罢工事件的调停人。

洪三站在三大亨面前,不露一丝胆怯,一如既往的从容自若,“一个月之后,如果我成功调停,我有个要求。”他柔了语气低头看向一旁的陆昱晟,“我希望能重回陆先生门下。”

陆昱晟并不知道洪三会有这个请求,但随即一想,这个小毛头是在向他表忠心求庇佑,他拿出一枚银元逗了逗洪三,也晃了所有人。无论落下的是字还是头,在陆昱晟手里都会是字,小毛头既然回来了,他如何能再让他走呢。

霍天鸿见状,拿着枪对着洪三身后比划了一下,安抚着身旁的张万霖:“二弟,冥冥之中自有安排,这小子,和永鑫缘分未尽。”

张万霖的脸色并不好看,此刻冷哼了一声,靠上椅背,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只怕,是跟老三的缘分未尽吧。”




不一定有TBC的FIN

评论 ( 16 )
热度 ( 47 )

© Samp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