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专业户,国产欧美交界处

【双道长】雪越清山

总还是想看宋道长说那句“对不起,错不在你”⋯⋯
不捅刀,求评论~

——————————————————

人间寻常的季节变化对于修仙之人来说并不会有什么不同,然而在夏日骤降的温度和连绵不断的几日柔风小雨都让众人猜测是哪位仙君在渡劫,但这渡劫未免太过柔和了,在其他狂风暴雨电闪雷鸣显相的衬托下更是不痛不痒。

一袭黑衣的清隽男子站在竹林中,任凭风雨落在身上,表情未曾变过一分,冷凝淡然之感聚于周身,面上黑色细纹在月光之下不显诡异,反倒添了些肃然。右手所携拂尘在黑暗中如夜间白雪,于风雨下无一丝飘动。

男子的目光一直注视着前方不远处的一个矩阵,复杂的图案散发并不刺眼的金光,阵中一虚化人影若隐若现,随着时光推移,渐渐显露出那人本来的样子。雪白道袍随风摆动,双眼被白纱掩起,只露出挺括的鼻梁和紧闭的薄唇,即使看不见那双眼睛,却也应当想象得到必定如同日月星辰一样耀眼深邃。

黑衣人原本无悲无喜的脸此刻终于出现波动,他轻蹙下眉,似想要后退一步离开,却及时止住,往那白衣人走去。

白衣人站在阵中,耳朵轻动,听见了那愈来愈近的脚步,枯叶被踩的声音在安静的夜间更加明显。“阁下是何人,为何我会在此地?”

黑衣人在白衣人三步之遥停住,将身后负着的两把剑取下一把,递了过去。白衣人感觉到身前的风动,伸出手触碰到了那柄剑,神色先是一惊后又一喜。

“霜华!”

黑衣人见状苦涩地弯了唇角,在正欣喜的人手心一笔一划写下几个字:‘在附近捡到,应是你的。’

白衣人在手心被触碰的时候下意识缩了一下,冰凉如死人的温度让他本才聚魂的身体更冷了几分,可他能感觉到那人没有恶意,甚至将霜华给了他,可惜是个哑巴⋯⋯

哑巴?

手心上滑动的手指堪要离去却被人反手握住,黑衣人看着面前眉心紧锁的人,不由产生慌乱,下一刻果不其然听见那人说:“子琛⋯⋯是子琛吗?”

这句话,这句话倒是似曾相识了,在宋岚身死被制成凶尸之时,在被晓星尘知道真相之时,宋岚便听见过,可那时他没了神智自然不知,自己便是让晓星尘伤痛不已的子琛。

这一叫让宋岚僵住身子,待到他反应过来,晓星尘已经摸到了他身后的拂雪。刹那间,晓星尘眼上的白纱透出些血红,宋岚一见着急不已,奈何他说不了话,只能抬手覆上那失明的双眼,指望这人不要伤情。

晓星尘此刻只恨自己没了双眼,看不见面前人到底是什么模样,可一想,成了凶尸还能有什么模样,曾经和他除魔歼邪的宋道长,和他并肩明月清风傲雪凝霜的宋子琛,因为他,被逼到了这般境地,因为他,没了舌头,没了命。

“子琛⋯⋯”双眼被剜去,晓星尘早就不知流泪是何滋味,他早该死了的,那时在义城便已自刎了,可如今不知过了多久,他的魂魄竟被拼凑起来,转眼间又活了过来,心脏疼痛酸胀,内疚的窒息感让他仿佛又会流泪了一般,眼眶酸热。

‘对不起,错不在你。’

宋岚恢复神智那日便想说出的话,在过了十年之后,终于从他的指尖传到了晓星尘心里。

这几个字写得缓慢,待晓星尘一个字一个字念出之后,愣在当场,嘴角弯成奇怪的弧度,像是在哭又在笑。晓星尘再也忍不住,他猛地抱住眼前的人,这个不知用了多久时间一直对他不弃不离,温柔执着到让他心碎的人。

“傻瓜,你真是个傻瓜。”

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只剩下竹叶尖落下的清脆水声和不知名小虫在丛间的嬉叫。月下相拥的两人一黑一白,忘了时间和空间,清风明月傲雪凝霜,此刻,便是永恒了。



FIN

评论 ( 7 )
热度 ( 100 )

© Samp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