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专业户,国产欧美交界处

【台风】老树新芽

张万霖=王天风

时间线有调整,当架空看吧⋯⋯

520快乐

——————————————————
初春的上海还残留着冰凉刺骨的冬风,口中隐隐还能呼出白雾,街上的人群也因这未退的凉意裹得严严实实。

这正是上班的时间,麻布深灰色长衫外套着一件黑呢大衣的人,手里提着公文包,头戴黑边沿帽,无甚表情的脸上架着银丝圆框眼镜,从公交车上下来进了路边的银行大楼。

刚一进门就被一年轻女子拉住,“崔先生您总算来了!行长急着见你呢!”

崔明远暗示女子别慌,不紧不慢地说:“好,我知道了,这就去。玲翠,你先去忙吧。”

崔明远上了楼,微笑和路过的员工点头打招呼,停到走廊尽头,他抬手轻敲了门,里面传来中气十足的声音:“进来。”

“行长,您找我?”

钟书行一见来人赶紧站起来迎上去,拉着崔明远让他坐下,“明远,你可算回来了!”

“行长别急,慢慢说。”崔明远取下帽子和公文包放在一旁,低声安抚道。

“慢不得慢不得啊!”钟书行来回踱步,不算胖的脸上布满汗珠,他掏出手帕擦了擦,干脆一屁股坐在崔明远身边,急切道:“永鑫公司找上门来了!昨日霍天洪派了人来,说要取消和咱们的合作,原先存在银行的款他们要一次性全部取出来,这怎么能行呢!”

“哦?”镜片下的眼眸微闭,崔明远顿了片刻,语气带着犹豫:“银行的账目应该是没问题的,我出差之前已经核对过,永鑫要取就让他们取,不知行长在忧心何事?”

“唉,就是这账目⋯⋯”钟书行又擦了擦汗,看向崔明远的目光有些闪躲,“前几日沈青山来找过我,说有意与我们合作,利润可观,只是需要咱们出些资金⋯⋯”

崔明远见钟书行面色发白,心中隐隐有了猜想,他缓缓开口:“合作什么?”

钟书行此刻也是后悔不已,不敢去看崔明远,双眼一闭懊悔地说:“是⋯⋯鸦片。”

“什么?!”崔明远站了起来,言语是从未有过的严厉:“这东西也是咱们能碰的吗?!”

“我,我也后悔了⋯⋯明远,你可得帮帮我,要不然这一关可就真过不去了!”钟书行握住崔明远放在腿上的手,手心的汗水打湿崔明远的手背,他看了钟书行一眼,叹了口气。

“让我好好想想⋯⋯”

钟书行是和崔明远一起被调来上海的,那时在北平钟书行还只是个小小的银行科长,崔明远同人好相与,做事稳妥精明,自然也得钟书行喜欢。来到上海之后钟书行更是事事请教崔明远,可不过崔明远出差几日,他便捅了这么大篓子⋯⋯

崔明远心下已有了计较,他安慰道:“这事便交给我,您放宽心,只是沈青山那边需得行长您断个干净,至少这样我们还能保住一边。”

“好好,我想办法⋯⋯”

“——不是想办法,是必须断。”崔明远一双清亮的眸子看着钟书行,不容一丝出错。

钟书行艰难地点了头,应声道:“我知道了⋯⋯这次全靠你了,明远。”

“行长,明远还有一句话提醒。”崔明远戴上帽子,拿起公文包,诚挚地说:“——人心不足蛇吞象,望行长谨记。”

直到崔明远的脚步声渐远,钟书行这才真真暂时松了口气,后背衬衣被汗水湿透,捏在手中的锦帕已经皱皱巴巴。缓了一会儿劲,钟书行又提着口气走到办公桌旁,拿起电话,拨下号码:“喂,帮我接沈公馆⋯⋯”


崔明远走出永鑫公司在门口伫立着,他曾在银行见过霍天洪和陆昱晟的,霍天洪虽不好说话,可却大多听任陆昱晟的意见。今日见了陆昱晟,他不由起了敬佩之意,四两拨千斤地解决了资金问题,并看似玩笑实则警告地得到银行绝对不与沈青山做买卖的保证。

崔明远暗自叹了口气,陆昱晟此人日后若能为他们所用,该是万幸。他出了门往右准备回银行,没走几步就听见身后汽车刹车声,混着一声声“张大帅”,他心下一动,难道是他从未谋面的永鑫公司二当家张万霖?

于是崔明远转身看了过去,那白色寸头的中年男人一袭黑衣长褂,银色的怀表链子从侧胸伸延出,嘴上叼着一根烟,不耐烦地骂了下属一句。正要抬步往里走,似是察觉从旁射出的视线,挑起一边眉转过头看向崔明远,男人面色不虞,神情透着狠厉,只不过一眼,便又转了回去,径直走入永鑫公司。

崔明远被这一眼直直钉在原地,他快脱口而出的两字被生生咽了回去,颤抖着右手两指搭在左手腕早已不走字的手表带上,良久才放开⋯⋯




fin

评论 ( 12 )
热度 ( 59 )

© Samp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