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专业户,国产欧美交界处

【台风】旧时新朝03

王天风在特务培训学校已经待了几年了,这几年送走了一批又一批学生,说不上有最喜爱的,也说不上有格外讨厌的,全都一视同仁,无一例外。他的副官郭骑云还曾经大着胆子问过他有没有最看得上的学生,王天风一边正翻着学生资料写着评定寄语,一边轻描淡写地说“我送出去的学生都是我看得上的,若不是,早就被我踢出去了。”说完挑眉抬眼看了那个端端正正站在桌旁的郭骑云一眼,虽并没透着任何责怪的意味,却让这个忠心老实的汉子偷偷地出了一背冷汗,心中暗道“我不过是想问问老师看不看得上我,太吓人了,以后再也不问了。” 

 
 

看似风平浪静地日子终于过去,国内战局逐渐紧张,王天风不想进行下一步棋,却又不得不把那十死无生的计划提上了日程。 

 
 

坐在飞机上的时候,王天风心里居然有点紧张,随之又释然,这么多年了,谁还记得小时候的那些玩笑话,说不定真像明楼说的,明台已经把他忘了吧。明台是个人才,从这些年和明楼断断续续的交流信息,以及他所了解的明台的事,都足以说明这个计划只有明台的加入才算完整,不光自身,更重要的是明家如今的地位和影响力。 

 
 

明台跟着空姐来到了他的座位,将行李放好之后,拿出一本书坐下。他本来是想讲这本西印度毁灭述略看完的,顺便消磨时间,但不知道怎么,心里有点烦躁,原本很有兴趣的这时却一个字都看不进去。此时一个小女孩跳着来到他身边,明台扬起温柔的笑容,拿出手帕变出一朵玫瑰花送给小女孩,目送她回到父亲身边,正想坐端,却发现旁边的男人看着他,带着一丝戒备,明台微微笑了笑又转过头,心里却想着这个人有点熟悉啊。 

 
 

过了一会儿,服务员推着推车来到他旁边,轻声询问“先生,要喝点什么吗?”明台笑着说“香槟谢谢。”服务员应了一声,又转过头去问坐在和他座位隔了一个通道的人,只听见那人声音轻柔,要了一杯红酒,很好听,应该是个斯文的男人,明台在心里下了这样的定论。 

 
 

逆着光线让明台看不清那男人的脸,服务员倒好了香槟递给他,又开了红酒倒出。明台举着酒杯,鼻子耸动了一下,微微皱了皱眉,对正要离开的服务员说“你这酒里怎么有玻璃渣啊!”听到这话,服务员愣了一下,对面的那人也停下了要喝的动作,虽然没有转过头,明台却知道他正在认真听着他说话。服务员带着笑容说“不会吧先生。”明台转过头带着点公子哥的纨绔说“那你就把这酒喝了吧,看看到底有没有玻璃渣。” 

服务员表情很是轻松地就要接过他手上的酒杯,却被明台阻止“不是我这杯,是他那杯。”明台指了指他对面的人说道。变故就在此时发生,舱内突然站起三个身穿中山服的男人,服务员面色大变,拿出起螺旋起子快速地向那个男人刺去。明台反应极快,将手里的香槟朝那服务员脸上泼去,又迅速用手肘把推车往他身上撞去,其中两个身穿中山服的男子上前将那要行刺的人制服之后,拉往后方休息舱。 另一个中山服男子恭恭敬敬地站在那男人面前,叫了一声“老师。”被叫做老师的人头也不抬嘱咐到“别弄脏了别人的机舱。”那年轻男子应了一声,便快步离开,明台的目光跟着看过去,直到他拉上布帘阻隔了视线。 

 
 

王天风拿出手帕擦了擦肩上的酒渍,看了一眼明台拿起的书,开口道“看的什么书?”明台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很想笑,嘴角上扬“我以为您会问我为什么会知道酒里有毒。”放下手帕,王天风看着明台的笑容有点恍惚,也笑了笑“在你看来,我是不是很反常。” 

 
 

“不反常吗?” 

 
 

“呵,你知道我是谁吗?” 

 
 

“不知道。” 

 
 

“想知道吗?” 

 
 

“家里人告诉我和陌生人保持距离,能保一世平安。” 

 
 

只怕你注定不能和我保持距离,注定一世不安了。王天风心里涌起淡淡不忍,随即又笑道“你也很反常。” “如果我告诉你我是政府的人呢?”王天风朝明台的方向靠了靠,低声说。明台收起了脸上的笑容,转过头看向那人,沉默了一下,又道“那得看是哪个政府了。” 

 
 

王天风没有接话,坐正,转过头嘴角含笑。明台见状也转过头,装作看着手里的书。心里却划过很多疑问,他是谁,为什么一见面就对我如此,到底有什么目的,我之前认识他吗,为什么看到他的笑,听到他的声音总觉得异常熟悉,脑海里却浮现不出那人的信息,我明明是过目不忘的啊。 

 
 

明台心中烦躁不已,关上手中的书,正想放下,就听见那人温柔地说“西印度毁灭术略?这书讲的什么?” 明台抬头看了一眼那带着笑容的人,耐心答到“ 是讲殖民主义的暴虐,西印度将渐渐失去原有的容貌。 ”

 
 

王天风点了点头,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你去香港做什么?”明台老老实实回答“我是学生,还能去做什么。” 

 
 

王天风看了一眼稚气未脱的人,又问“你的身手不错。”明台心里有点开心,带着一点骄傲说“我以前学过西洋剑术和拳击。”王天风循序渐进地问着问题,像是要一步一步将明台引入局中“冒昧地问一句,宁尊是?” “家父明锐东,早年便过世了。”明台亮着的眼睛瞬间黯淡了一下,声音也低沉下来。他隐隐约约知道这人在慢慢接近他,只是他不知道为什么,只得走一步看一步。 

 
 

此时之前那个中山装年轻人走过来,附下身在王天风耳旁说了什么。又立起身问着明台“你怎么知道酒里有毒的。”明台听到这人问自己,语气带着点轻视,心里自然不高兴,看也不看那人回了一句“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王天风阻止了正要说什么的郭骑云,让他回到座位上。自己起身走到明台身边坐下,微微侧着身。听完明台的分析,王天风欣慰地笑了笑,又正色道“抗日无分楚河汉界,年轻人,你很有能力,你的本领完全可以将之化为经济济世之外的抱负。看你是想做一个芸芸众生里被保护的逃兵,还是做一个在看不见战线里孤军奋战的勇士。”

 
 

明台心里被这短短几句话触动了,但是他绝不会承认,他不想去,他不能辜负大姐对他的期望。“您找错人了,我做不了这些事的。”

 
 

“然而你已经做了。你救了我的命,就是我的兄弟,跟我走吧。”

 
 

“我不能跟你走。”虽然明台觉得这人有一种吸引力像是在拉着他前进,他压下心中的悸动,依旧拒绝着。

 
 

王天风很了然,他早就知道明台不是那么容易说的动的,所以他也早就准备了另一个虽不文明却直接有效的方式。他轻轻拍了下明台的手,起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我会给你机会的,虽然机会往往只有一次。”

 
 

明台感受到一只温热的手拍了拍自己的手背,他忍住想要拉住那人的冲动,抓紧了书,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多,为什么,他对这人的动作完全没有抗拒,反而,反而想要亲近他。

 
 

下了飞机明台走出站口,发现那个人站在离他不远处的一辆车面前,他主动打了个招呼准备离开,却被叫住。“年轻人,要不要我送你一程?”

 
 

“不用了,香港我很熟的,我自己去就好。”

 
 

“那还得劳烦你做我向导了,对了,还不知道小兄弟叫什么名字?”

 
 

“我叫明台。”

 
 

“王天风。”明台听到这名字微微有点晃神,握住那人伸过来的手,一时也没有说话,就感觉有人从背后钳住自己,慢慢意识消散,只知道自己被推倒在车上的座椅上,他想忍住自己的意识模糊,却在一只手附上眼睛的同时听到一句柔软的嗓音说的话“睡一觉吧。”之后,便陷入了黑暗。

 
 

王天风坐在明台的身边,轻轻地抬手盖上他的眼睛,他本来应该不在乎的,但心里的失落还是老老实实地告诉他,他很在乎明台,明台是真的忘记了他。

 
 

不过,这样也好,这样他就可以真正把明台当做自己的学生,当做死间计划里的一枚棋子。

 
 

【飞机上的事居然写了这么长,我废话真多。。。】

 

评论 ( 15 )
热度 ( 76 )
  1. 舞衣丝柳Sampat 转载了此文字

© Samp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