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专业户,国产欧美交界处

旧时新朝04

王天风让郭骑云把还晕着的明台搬到他床上去,郭骑云愣了一下开口问道“您的床上?老师,这,不合规矩吧。”

王天风看了他一眼,轻言细语地说道“在这里,我就是规矩,去吧。”说完就坐下拿起之前送来的文件看了起来。

郭骑云把明台放置在床上后就准备走了,谁知道他的老师又开口了“给他把被子盖上。”郭骑云心里泛起丝丝不满,却也照做了,出去的时候默默念着“这小子什么来头,老师居然对他那么好,我还没睡过老师的床。。不不不,我没有想要睡老师的床。”大力打了一下自己的脑门,甩掉那些可笑的想法,郭骑云关上门离开了。

王天风不是没有听到郭骑云打自己那一下,也明白他心里想的是什么。说到底,一视同仁,他还是做不到,叹了口气,王天风转过头看着躺在那里的明台,嗯,长高了,也变帅了,说话的时候透着稚气,可睡着了之后,那张脸已经有了男人的硬气。

过了一会儿,明台动了一下,转眼就要清醒,王天风回过头,拿起桌上的文件,看似专注地看着。

明台渐渐转醒,他看着黑压压的天花板,脑子还没有完全转动,转过头看到不远处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穿着国民党军装的男人,不清醒地盯着那人的侧脸看了一会儿,他一下反应过来,“这是哪儿。”

“军校。”王天风剪短地答到。

“军校?”明台说着就要起身,却力不从心跌落回床上。

“我劝你乖乖躺着别动,药效还没过。”王天风好意地提醒了一句。

“你到底想干什么?”明台虚弱地质问着。

“你不肯来,我就只有用这种方式请你来了。”王天风继续手下的动作,全然不理会明台的愤怒语气。

“你卑鄙无耻!”

这时王天风终于停下手上的动作,转过头认真地看着明台“欢迎来到特务训练班。”

明台觉得不敢置信“你简直疯了!你这个混蛋,我救了你的命!”

王天风放下手上的笔,站起身,理了理自己的军装,朝明台走去,看到明台怕他的那个蜷缩样子就觉得好笑。王天风在沙发扶手上坐下,专注地看着明台惊慌失措的表情,说“谢谢,我正在积极地回馈你的救命之恩。”尾音上翘,让明台觉得这致谢并不诚恳。

“你这是在绑架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明台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用稚嫩的方式威胁着坐在他对面含笑的男人“你最好把我送回去,如果这两天我不去港大报道,我姐姐一定会发现的,她会想尽一切办法找到我,你最好不要给自己惹麻烦。”

王天风只觉得好笑,嘴上还带着善意安抚这个还没完全长大的人“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安排好了,明家的小少爷,已经在港大报道入校,明家的大小姐是绝对不会知道你已经到了我这儿。”明台听到这话心里慢慢泛起一丝愤怒和失望,没有恐惧,这很奇怪,好像他打从心底里就不相信这个叫王天风的男人会伤害他,至于失望,就更奇怪了,这种感情莫名其妙地发生在一个陌生人上,明台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傻了。

在听到王天风说他还有别的选择,不一定非得选择自己的时候,明台的失落感随之而来,心中暗暗骂道,明台,你有点出息好不好,不过才见了人家一面就这么感情泛滥,而且,而且还是个男人。

但嘴上明台依旧不饶人,反声呛了一句“谢谢你选了我。”此时药效已经散的差不多了,明台用尽全力朝已经转身的王天风冲过去,结果被王天风抓住手腕,掐住脖子按倒在沙发上。

王天风的脸上依旧带着笑意,甚至于此刻和明台离得很近,让明台能够清楚地看到那双黑亮的眼睛里带着的宠溺。明台小小的挣扎着,听到王天风轻声说“你这么冲动,很愚蠢。”又感觉到王天风的呼吸喷在自己脸上,这让他有一瞬间的失神,随即又开口骂到“混蛋。”结果王天风离他更近,挑着眉警告着“最后一次,最后一次允许你骂我,记住没有下一次。”明台只觉得脖子上的力道跟着在收紧,他逞着强又骂了一句“混蛋。”这次换来的就不是轻声细语的话,而是一记强有力的耳光。

王天风听到明台第二次骂他的时候,甩了他一个耳光,这小少爷就是这样的脾气,倔,比起他那大哥有过而无不及,虽然不忍,但在如今的局面,明台必须成长起来,他将要教会明台所有他曾经学过并且牢记于心的生存法则,忍,便是第一课。

明台的脸被打向一边,他觉得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疼,但是这王天风气势太吓人,逼着他不得不就范。王天风用手背将明台的脸扶正,让他对上自己的视线,一字一句地说“我正在帮你施展你平生的抱负,你应该谢谢我。”说完盯了明台一阵,又朝明家小少爷的肚子一拳打去,当然,只是痛,并不会造成实质性伤害,听到明台的辩解,拍了拍明台捂住腹部的手,耐心地解释“骂我不行,腹诽更不行。”

明台其实并没有腹诽他,不得不说明家小少爷那风流性子也真是强大,到了这个时候还能开开小差感受一下王天风的手的温度,还能惊艳一下那双又大又圆的眼睛上不长却翘的睫毛。

明台,你被打的真不冤枉。

王天风放开明台,坐在他身边重新拿起文件看着,感觉到明台虽然微微移动了一下,身子却依旧贴着他,王天风不知道他是该感到高兴还是悲哀,高兴的是明台已经在逐渐接受他的威逼,慢慢服软,悲哀的是这速度太快了,明台终究还是太年轻,今天若不是他,而是别人将明台绑了去,只怕他也会一样服软得这么迅速。

明台感受到王天风的身体贴着自己,但是他并没有想着躲开,虽然沙发的位置还有很多,他觉得有点委屈,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认真看着文件的人,手上慢慢地摸着肚子,谁知下一刻,一只温热的手也附上来,慢慢揉着,王天风没说话,他也没说话,就那样享受着片刻的宁静。

过了一会儿王天风叫人带他去食堂吃饭,明台应了,正要出门,却发现王天风还坐着,别扭地问了一句“你不吃吗?”

王天风有点诧异地看了明台一眼,微微笑了一下“我吃过了,你去吃吧,我一会儿去找你。”明台哦了一声,老老实实地去了食堂。

郭骑云看着明台出门之后,很快地关上了门,有些疑惑地问着他的老师“老师,您,是不是对他太好了点?”王天风看着这个一直对他忠心的学生,有点头疼“什么是好?骑云啊,你不能因为我的一些举动就判定我对一个人的好坏,我们的身份,举动,情感,都是可以作假的,对不同的人要用不同的办法,你以后慢慢就会懂的。走吧,咱们去看看那个小少爷吃的怎么样。”

明台狼吞虎咽地吃着饭菜,菜式很简单,但是他却觉得这是他吃过的最好吃的饭菜。不一会儿,明台听见身后传来了脚步声,他放慢自己吃饭的速度,努力吞咽着,不想让自己像饿狼的样子展露在王天风面前。

王天风朝明台伸出手,示意要给他盛饭,明台瞬间觉得有点受宠若惊,而郭骑云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催眠自己“这只是老师的手段,手段,手段。”

王天风问了一些问题,什么吃不吃得惯,住不住得惯,明台抬头看向王天风,答了一句“短时间内还凑合。”听到郭骑云在旁边哼了一声,明台看了一眼王天风,转过头专心地刨着饭,还不忘加一句“我想喝汤。”

郭骑云只觉得这小少爷太难伺候了一点,回了一句没有,又被顶了一句没汤不能做吗,瞬间脾气就要忍不住了。王天风及时叫住郭骑云让他叫炊事班做碗汤给明台,郭骑云盯着那个惬意吃着饭的明台,咬牙切齿地应着便出去做汤去了。

明台看到桌上王天风放下的自己的资料,觉得有点愤怒“你查我?”但王天风却面不改色,安慰道“例行公事。”瞬间明台就没了脾气,继续吃着饭,,又听到王天风说“我采用这种方式请你过来,也是迫不得已,你生我的气很正常。”

明台好像真的感觉到了那人的迫不得已,但嘴上依旧不服软“我不能被人逼着做任何事。”

“哪怕是利国利民的事?”阳光透过窗户照在王天风侧脸上,明台那一瞬间觉得这个人睁大眼睛和他温柔着说话的样子真好看,明台回过神,随口回道“别把自己说的这么高尚。我的直觉告诉我,你是一个没有道德底线的人。”

王天风听到这话,心里说不黯然是假的,但在国家利益面前,自己又确确实实没有任何道德可言,他笑了笑说“骂得好。”就要去拿明台的资料,谁知道这孩子条件反射躲开自己,王天风愣了一下,眨了眨眼笑着说“记性不错。”谁知下一句明台的话差点让他忍不住笑出来“我可没骂人啊。”说这话的人带着一点委屈,嘴里还含着饭菜,一脸无辜。

王天风收起脸上的表情,拿出笔和一纸文件“签字吧。”明台也收敛了表情,正色道“我救了你的命,你却要把我拉下水。”王天风垂下眼眸,不去看明台的表情“要想活命,就下水。”

当王天风说到信任的时候,明台心里很惊讶“信任一个陌生人?”难道他们之前真的认识?但王天风下一句话又打破了这个猜测“信任一个曾经救过我命的人。”

“我需要一个新面孔,一个有勇气有担当的新人。”王天风说着这话,心里不忍,不自觉地眼睛开始泛红,他盯着明台,告诉他需要他做的事。明台紧紧看着王天风的眼睛,像是被他震慑到,亦或是不想让王天风露出这样的表情,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不想。

“也只有你,能替代毒蜂。”这句话拉回了明台的思绪,他疑惑地问“毒蜂是谁?”王天风脸上出现一个奇怪的笑容“我。”

这一刻,明台心里已经答应了王天风的要求,他想让自己代替他,可为什么?明明王天风自己可以做到这些事,为何非要他来,什么背景干净,家世显赫都不是理由,难道,是因为毒蜂就要消失了吗。

“我想你值得我冒这个险。”这句话让明台心里心中感动,并暗暗许诺,那我绝对不会辜负你。

拿起笔,毫不犹豫地写下自己的名字,随口说了一句“这笔还不错。”王天风笑了笑“喜欢就送你。”虽然你肯定不会要,明小少爷的习惯他到现在都还记得清清楚楚,真是,无奈。

果然,明台傲娇地说“我从不用别人用过的东西。”此时郭骑云推门而入,端着一盆汤,放在桌上。王天风看到那个硕大的“汤勺”,愣了一下,又若无其事的拿起资料,说“喝汤吧。”他知道郭骑云的别扭,这是在向明台示威呢,虽然他也不打算阻止,总要人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吧。

明台气呼呼地把汤勺往桌上一扔,喝了口汤,觉得气顺了一点,又得寸进尺“我还有两个要求。”王天风心里叹了口气,让明台提出来,然后否决了一个。电话是必须要打的,王天风在明家待的日子不短,自然清楚明镜的性格,也就无可奈何地应了打电话这个要求。

王天风低声说了一句“去打电话。”起身拿起手上的资料敲了一下桌子“现在就去!”明台还想把汤喝完,却被王天风突如其来的怒气惊了一下,但为了保命要紧,还是乖乖地跟了过去。

王天风的怒气不是对明台,而是对他自己,明台马上要踏入的地方是地狱修罗般的炼狱,是他亲手将明台一步一步拉进来,以后,和家里人相见的时间便屈指可数,他不想,但却必须这样。王天风自责,但并不后悔,日后,这条命反正都是要赔上的,死间计划无一生还,可今天看到明台之后,他觉得,这计划得改一改了。


评论 ( 8 )
热度 ( 72 )
  1. 舞衣丝柳Sampat 转载了此文字

© Samp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