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专业户,国产欧美交界处

旧时新朝05

明台已经在学校呆了一段时间了,但他并没有交到什么朋友,因为他除了训练的时间之外总是跟在王天风后面,其他人就算有心与他结交也是完全不敢接近的。

 
 

这天王天风叫他到办公室,两个人坐在台阶上,王天风随手给他一个橘子,自己又剥着另外一个“是时候给你找一个生死搭档了。”

 
 

“男的女的?漂亮吗?”明台好奇地问到“要是我的搭档能像老师你一样就好了。”说完把手里的橘子全部塞进嘴里嚼着。

 
 

王天风心里笑了一下,把剥好的橘子又递到明台手里,顺便抬手给他擦了一下嘴角的橘子汁“这么大个人了,怎么吃东西还是没有样子,和小时候。。。”王天风自知失言,又道“不知道你小时候是不是也这样。”

 
 

明台听到了王天风话里的不自在和停顿,并没有拆穿,自顾自的依旧把橘子吃完,拍拍手,朝老师笑道“我小时候可乖了。老师,我的生死搭档到底是谁啊?”

 
 

王天风掏出照片递给他“她叫于曼丽。”

 
 

明台看了一眼照片,马上撇了撇嘴“她啊,我之前见过她的,脾气好凶。”

 
 

王天风看了一眼明台的委屈样,忍不住笑了出来“凶是凶,可别人漂亮啊。”

 
 

明台看着夕阳印在王天风眸子里的样子,不禁也跟着傻笑起来“嘿嘿,漂亮又怎么样,还是比不上老师,老师最好看了。”

 
 

王天风听到这话一下收敛了笑容,虎着脸骂到“胡闹!我看你是胆子大了,给我去跑十圈!”

 
 

明台也不恼,站起来背朝夕阳挡住光线,很认真地又重复了一遍“老师,我永远不会骗你的,在我心里你真的是最好看的。。。哎,哎,别踢,我马上去跑圈,老师再见!”

 
 

王天风看着迅速跑远的明台,收回了脚,他是真想不通,这难道就是所谓的缘?明明那小子已经把他忘了,完全陌生人的样子,怎么对他又。。。哎,要是哪一日明台记起所有,他王天风又该如何自处啊。

 
 

明台那小子重情重义王天风是知道的,所以才会让明台离开,安排人告诉他于曼丽的真实身份。在雨里淋了大半天,他现在想起明台抱着他大腿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就觉得好笑,还是太嫩了啊。

 
 

“咳咳!”

 
 

“哎哎,老师你怎么起来了?快躺下,你不知道你发烧了吗?身子弱就不该淋雨嘛。”明台端着盆热水进来,看到本该躺在床上养病的人正挣扎着起身坐着,赶紧把盆子放在床边的桌子上,把老师一把按进厚厚的被窝里。

 
 

“我差不多好了!明台,谁给你的胆子教训我的!咳咳,咳咳!”王天风有点气愤,这小子还真是了不得了,居然敢教训老师了。

 
 

明台拍了拍王天风的胸膛,帮他顺了顺气,安慰道“我这不是太担心你了吗,老师,你要是想我留下,说一声就好,干嘛这么大费周章利用于曼丽啊。看吧,这下病了吧。”王天风听着明台的抱怨,一时气急,合着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好好好,那明少爷就赶快回去吧,我这座庙小,可养不起你这尊大佛。”

 
 

明台听到这气话,偷偷笑了笑,老师生病的样子还真是个孩子,怎么这么别扭。明台把帕子用热水打湿,就要掀开王天风的被子帮他擦拭身体,王天风一把按住他,疑惑地说“你干什么?”

 
 

明台扬了扬手里的帕子,理所当然地回答“帮您擦身子啊,您都睡了一天了,总得擦擦汗吧。”

 
 

“我自己来就好了,你出去吧。”

 
 

“不行,老师你现在有力气吗,起身都困难,还是我来吧。”说着明台就解开了王天风的扣子认真地擦拭着。

 
 

王天风无可奈何也就只有随他去,反正都是男人,也没什么不能看的。

 
 

“老师,这是,胎记吗?”明台老师腰腹处有块红色印记,突然脑子里闪过一个这样胎记的画面,于是疑惑地问王天风。

 
 

王天风听到这话紧张了一下,心里暗道遭了,只回了一句“是啊。怎么了?”明台接着又说“哦,我觉得这胎记我好像在哪儿见过,哎,想不起来了。”

 
 

王天风松了口气,赶紧扣上扣子让明台离开“擦完了,我想睡了,你也快去休息吧。”说完用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颗头在外面。

 
 

明台收回思绪,看着那个生着病头发微微凌乱的人,俯下身子,在王天风额头上轻吻了一下“晚安吻,老师好好休息吧。”之后,也不管呆愣住的老师,端着盆子起身离开。

 
 

明台回到自己的寝室,皱着眉,回想着王天风第一次看自己时怀念的眼神,剥桔子时的不自然,以及刚才的那个胎记。明台知道他以前和老师绝对认识,可是他为什么会忘记,而老师为何又要极力隐瞒呢?

 
 

王天风躺在床上心想得快点让明台出任务,不能再让他对自己产生不该有的兴趣了。

 
 

王天风端坐在马上等着明台驾马而来,明台看到老师在那里高兴地停下叫到“老师!”

 
 

“听说你马骑得挺好?”

 
 

“是啊!”

 
 

“和我比比如何?”

 
 

“比比就比比,可是得有赌注吧,不然多没意思。”

 
 

王天风眉眼含笑看着明台“目标山脚,那谁输了就给赢的人洗一个月的马,如何?”

 
 

明台点点头,挑衅道“老师,你就等着给我洗马吧!驾!”说完便挥着马鞭飞奔出去。

 
 

王天风和明台就在山上肆意飞驰,享受着难得的一点平静,慢慢的,王天风停了下来,带着笑意目送明台远去,希望这次,马到成功。

 
 

高月三郎,是日本天皇特使,日本议会贵族院的成员。曾经派驻拉脱维亚使馆做武官,故有此称。其人参与对华细菌战,任日军参谋本部作战课课长。此次预备从香港起程到沪,代表天皇参加汪伪政府的“和平大会”。他是第一个挂在军统暗杀名单上的人。

 
 

这次的任务是由毒蛇和毒蝎合作刺杀高月三郎,上峰要求务必将目标置于死地。

 
 

“蛇蝎出巢”任务开始执行。

 
 

明台到了上海见到大姐明镜之后,心中异常开心,这么久没见过家人,怎么也得抱着倾诉一番。而明镜关心的不光是明台的学业还有他的感情生活“明台,你最近怎么没有和锦云联系啊,她很想你的 。”

 
 

明台拉着姐姐的手,轻描淡写地说“才开学功课很忙的,而且我为什么要和她联系啊?”

 
 

“咦,你们情投意合,联系联系才能更好地巩固感情嘛。”

 
 

“谁和她情投意合了,大姐,你别乱点鸳鸯谱,我,我有喜欢的人了。”明台有点羞涩地低着头,抠着自己的袖子。

 
 

明镜有点惊讶,怎么明台真的不喜欢锦云,她还一直以为只是这孩子口是心非,结果现在他又有了喜欢的人,看了锦云是做不了他们明家的媳妇儿咯。

 
 

“有喜欢的人了,谁啊?可以让姐姐看看吗?”

 
 

明台摇摇头,有点沮丧“他还不知道我喜欢他呢,我没有告诉他。”

 
 

明镜这次是真的惊讶了,她这个弟弟的风流名声整个上海上流社会没有不知道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姑娘能让他连告白都不敢,还真是厉害啊。

 
 

大姐,那人是厉害,可那不是姑娘,而是个铁骨铮铮的男人。

 
 

明镜鼓励着明台“没事,我弟弟这么棒,她肯定会喜欢上你的。”

 
 

明台看着自己的姐姐心里涌起一份感动,点点头又抱住明镜“姐姐,我饿了。”

 
 

“饿了?哎呀,走走走,咱们去吃饭。”说着便拉着明台起身,快步离开,生怕饿坏了她这个宝贝弟弟。











 

评论 ( 10 )
热度 ( 71 )

© Samp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