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专业户,国产欧美交界处

旧时新朝07

王天风来到上海,其实他并没有说什么,所以他想不通怎么他的学生看到他跟看到什么鬼似的。于曼丽手里的棒棒糖吸引了他,糖是个好东西,能让你在这诡变莫测的时局里暂时找到一点滋润心肺的感觉,但,这都是假的,王天风嚼烂嘴里的棒棒糖,丢掉纸棒。

 
 

明台一回来就被于曼丽拉住,于曼丽焦急地告诉他王天风回来了,而且是来送死的,明台一下紧张起来,稳住于曼丽,自己赶往乡村俱乐部,老师,你可别做傻事。

 
 

“死间计划,必须这么执行吗?”明楼和王天风隔着赌桌,两个人都毫不示弱地盯着对方。

 
 

“必须这样。”王天风微微抬眼看着对面许久未见越发衣冠禽兽的明楼说道。

 
 

“没得商量?”

 
 

“我知道你背着我做了第二套方案,”王天风了然地挑了挑眉“但是我不会执行。”

 
 

明楼吸了口气,带了点咬牙切齿的感觉“那你居然敢来见我!”

 
 

王天风瞪大了眼睛,反呛着“你居然敢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

 
 

明楼突然站起猛的拍了下桌子,指着王天风“现在是你欠我的!”

 
 

“我欠你什么?”

 
 

“你问过我吗!”

 
 

“我为什么要问你!”王天风缓缓站起来,直视着明楼“我是在执行任务!”

 
 

“可你带走的是我弟弟!”

 
 

“现在每天都在死人,你和我都可以死,你兄弟就不能死?”

 
 

“你混账!”

 
 

“你混账!”

 
 

两个长官像女人一样对骂也是不要太丢脸了,更不要说两个人还相互揪着衣领扭打起来,明诚郭骑云的加入弄得像四人相声什么的暂且不表。

 
 

待房间里只剩下明楼和王天风,两个人重新坐下,沉默着,谁也不说话。

 
 

终于,明楼打破僵局“我不想和你合作。”

 
 

“这个计划里原本就没有你,你也不用和我合作。”王天风盯着明楼呛声道。

 
 

“可你把我唯一的弟弟拉下了水!”

 
 

“我是把他拉下了水,但我也教会了他游泳。”

 
 

“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把他淹死。”

 
 

王天风愣了一下,他突然知道明楼把自己加入这个计划是为什么了“你想淹死自己?你可真伟大。”

 
 

明楼站起来,第一次那么认真且平静地对着王天风“你觉得我没有感情吗?我随时准备告别这个世界,但是我没有想到,你把明台牵扯了进来,他的脾气早晚会死在自己人手里,你可真忍心啊,王天风,你一定要他死吗!老子真想一刀一刀剐了你。”

 
 

王天风听着这话,心里也在滴血,他不想,但是他必须这么做,他们的命早就不是自己的了,为国捐躯,就是最后注定的结局。

 
 

“对不起。”

 
 

“这不是你的风格。”明楼有点惊讶地转过身看着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人。

 
 

“破例一次,但不是为了你。”

 
 

“我知道,为了我那个宝贝弟弟。”明楼叹了口气,诚恳地说“我也应该对你说声对不起。”

 
 

“死间计划要有果断的牺牲精神,你的计划婆婆妈妈,拖泥带水,不值得考虑。”

 
 

“要是按你的计划,我拒绝合作,你想让我弟弟去送死,我不会同意。我警告你,不准你胡来。”

 
 

王天风向前倾身,一字一句地说“你不是说我是疯子吗?这次,我就疯给你看看。”

 
 

明楼本来要端起杯子喝口茶,听到这话一下停住了动作“你要送自己去死?”

 
 

王天风没有回答,就那样看着他,直到门口传来敲门声。

 
 

“大哥。”明台手里拿着外套步履稳重地走了进来。

 
 

明台听完明楼对王天风的介绍之后马上转过身笑着对老师打了个招呼,完全不似之前面无表情毫无生气的样子“王先生,你好!”

 
 

“宁弟看上去温文尔雅,颇有儒将之风。”

 
 

听到王天风对自己的评价,明台心里说不高兴是假的,能在这种情况下与王天风见面是他始料未及的,想必,又是有新任务了吧,若非如此,老师是怎么也不会见自己的。

 
 

明楼让明台替他打一局牌,许诺若是赢了,什么奖励都好说,明台心里想着,若是赢了,明天,一定要让老师看他订婚的样子,他想知道,老师对他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明楼在旁边一边洗着牌,一边和王天风你来我往地呛着声,明台觉得很不自在,仿佛他是个外人一样,他从来没看到过这样的老师,虽然生病的时候也幼稚,可是,这样的感觉不一样,老师是真正了解明楼,真正信任他的。这样的场景,明台很不喜欢。

 
 

明台赢了,而他的要求让王天风心里难受了一下,不,应该说非常难受。王天风红着眼睛,并没有看明台“当然,祝你幸福。”

 
 

明台鞠了一下躬,转身走了出去,他不是没看到王天风嘴唇颤抖的样子,他有把握,明天,明天一定得留住老师。

 
 

明台穿着黑色丝绒西服,整个人显得英俊挺拔,他拿出王天风的表,用手指摩擦着,小心翼翼地戴上,对着镜子笑了一下,转身出了房间。

 
 

明台看着程锦云带着羞涩的笑容来到他身边,虽然脸上带着期待的笑意,心里却无比苦涩,他不想订婚,不想背叛老师,但,如今只有加入共党才有机会取得真正的胜利,他知道程锦云喜欢他,也知道一开始接近他是为了策反自己,明台全然接收,他是个好的伪装者,为了最后的生路,他必须这么做。

 
 

明台一直笑容满满地应付着来参加婚礼的宾客,其实心中很着急,一直不露痕迹地望着出口方向,直到他看到那身熟悉的由他亲手挑选的西装,明台终于露出了今天第一个真心的笑容。

 
 

程锦云和明镜正说着什么,转过头就看到明台带着灿烂的笑容朝什么人走去,那笑容是她从来没有看到过的,像孩子般的不做假的笑容。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老师,您来啦!”明台高兴地看着王天风,随着他走到远处。

 
 

“有任务。”说着,王天风递给明台一张纸条。明台接过小心地放在裤包里,也不说话。

 
 

“还带着我送你的手表。”王天风偏着头,看着明台露出的手腕。

 
 

明台微微笑着,看着他老师明亮的眼睛“经历了这么多,这块表对我的意义和以前不同了。今天我订婚,一定得戴着它。”

 
 

王天风疑惑地看着明台,突然笑了一下“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吗?”

 
 

明台突然上前一步抱住王天风“老师,我唯一做的对不起你的事就是和别人订婚。别动,让我抱抱就好。”

 
 

王天风停下挣扎,叹了口气,想抬手拥住明台,手微微动了一下,又放弃般地垂下。

 
 

“老师,我说过,希望你能把真相告诉我,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明台没有放开王天风,依旧贴着他耳朵。

 
 

王天风被明台的呼吸弄得很痒,侧过头避开,回答道“我们没什么关系,如果你一定要问,我以前在明家待过一段时间。”

 
 

明台猛的放开王天风,眼睛瞪大,随后表情又柔和下来“不只是待过一段时间吧,否则,我怎么会对你的印象这么深刻。”

 
 

“你忘了?”王天风知道现在不是谈这件事的好时机,但明台要问,他就回答。

 
 

“老师,我十岁那年生了一场大病,大姐告诉我当时我烧了三天三夜,人都糊涂了,醒来忘了好多事,但,你的胎记我却记得清清楚楚,老师,为什么我对你的印象会这么深?你告诉我,告诉我!”明台抓住王天风的肩膀,迫切地想知道真相,他想,若是这次不追问到底,只怕下次就没有机会了。

 
 

“我,只是你的一个玩伴,你小时候一直叫我风哥哥。”王天风终究还是说了出来,人都是自私的,在临死之前,他是希望明台能记起他的。王天风拿出贴身携带的照片,没有说话,递给明台。

 
 

明台听到那个他小时候对王天风的称呼时脑子就像被什么重击了一样,昏昏沉沉,等到他看清照片上的自己和旁边的人,头更是痛的快要炸裂开来。他突然倒下,整个人不受控制般的颤抖着,嘴里一直叫着“风哥哥,好冷,我好冷,别走,别走。”

 
 

王天风被明台这样吓了一跳,跪在他身边把他抱住搂在怀里,焦急地唤着明台的名字,明台像是有反应一样,伸出手抓住王天风的袖子,他此刻还是怕,怕这个人再次离开。

 
 

明台被人送回房间,手里还一直攥着那张泛黄的照片,嘴里一直念着什么,没人听的清。

 
 

王天风看着昏迷的明台,叹了口气,转身出门,被明楼拦住,带到书房“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明楼气急败坏地朝王天风吼着。

 
 

难得的是王天风这次没有和他呛声,反而轻描淡写地说“当然。”

 
 

“你知不知道这样做会让明台死的更快!”

 
 

“你放心,死的那个人从来都是我。”

 
 

“可是你现在把真相告诉他,不是逼他在你死之后也跟着去陪葬吗!”明楼指着那个疯子气息不稳,他觉得王天风真的已经无可救药了。

 
 

王天风对上明楼那似刀剮的眼神“我就是想他活着,才这样做。你放心,在他得知死间计划真相之后,他会好好活着,为我报仇的。”

 
 

“那报了仇之后呢!他一样会死的!”

 
 

“不,时间会让他淡忘。”王天风笃定地说。

 
 

明楼按住自己发疼的太阳穴,稍微软了语气“时间会让他变得和你一样疯狂,天风,留下来,至少,看着明台醒过来。”

 
 

王天风听到明楼第一次这样正经地叫自己的名字,笑了笑“不,我必须离开了,这世界不是围着他一个人转的。”说完,毫不留念地推门离开。

 
 

明台的梦里一直出现那个少年老成的被他叫做风哥哥的人,那人慢慢长大,变得深不可测,穿上军装,成了特务训练学校的老师。

 
 

“老师!”明台突然转醒过来,大叫一声,喘着粗气。他想起来了,全都想起来了,老师对他的特别,对他的纵容,对他的不舍,他都知道原因了。可自己居然忘了老师,不知道每次他看到自己的时候心里又有多煎熬。

 
 

明台掀开被子就要下床,却发现手里还攥着那张王天风一直带在身上的照片,明台一下面色柔和了下来,抚平照片的褶皱“老师,我不会再离开你了。”

 
 

程锦云推开门进来就看到明台坐在床上深情地看着手上的照片,她忽略心里的不舒服,开口道“明台,你醒了。”

 
 

明台抬起头,笑了笑“是啊,锦云,你能把我大哥叫来吗?”王天风不在这儿,若不是离开,那就只有可能和明楼待在一起了。

 
 

明楼听到弟弟醒了,快速来到明台的房间“你醒了?没事就好。”

 
 

“老师呢?”明台一脸期待地看着大哥。

 
 

明楼突然觉得自己的头又痛了起来“他还有事要做,走了。”

 
 

“走了!”明台异常失落,随即又在心里安慰自己老师一定有事要做,没事,只要老师还在上海,只要他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他就还有机会。

 
 

【我快要撸吐血了,狗血什么的请自动忽略吧,已经没有逻辑可言了。。。】

 

评论 ( 13 )
热度 ( 59 )

© Samp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