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专业户,国产欧美交界处

劫后余生(四)

打开放在自己面前的计划书,王天风翻了翻,然后抬头看向明台“所以你申请暂时不用生死搭档,和于曼丽只维持合作关系,你觉得我会同意?”

明台站的笔直,一双眸子深邃地看着王天风,铿锵地说“我希望老师会同意。毕竟,行动要继续下去,这是如今唯一的办法。”

“这并不是唯一的办法,只是你不接受罢了,好,我同意,但是明台,你必须向我证明你的计划是正确的。”

“我会证明的,老师,我也希望你能答应我,如果有一天你觉得我有资格站在你身边了,请一定要告诉我,到时候我会再次请求您做我的生死搭档。”

王天风复杂地看着明台,一双杏眼明暗不清,他怎么也弄不清楚明台为什么一定要让他做生死搭档,而他也开口这么问了“为什么你一再要求生死搭档必须是我?”

明台原本长身而立,笔直地站着,听到这话,整个人柔和了下来,就连眼里都带了丝丝温柔,他轻声说“因为老师是我的信仰,除了老师,我谁也不信,老师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做。”

“哪怕去死?”

“嗯,哪怕去死。”

为什么?王天风只觉得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大,还伴随着多年未见的激荡,这个年轻人的信任他看得到,可是死间计划避无可避,想到明台最后可能的结局,原本天生艳红的眼角此刻竟隐隐有了些许湿意,王天风眨眨眼,然后笑着说“记住你说的话,明台,我等着那一天。”

“阿诚,给明台的电报你发了吗?”明楼问。

“发了,我给明台发了七个字:明日姐到港大,兄。”阿诚继续说,“香港皇家酒店我也预定好了,我定了两套房。409,321。”

“跟目标距离?”

“最佳射程。”

“好,做得好。”

“大哥,你觉得明台能完成吗?”明诚有些担忧地看着坐在他面前的明楼,明台一直是不省心的,被王天风带入军统,却像是铁了心要留在那里一样,可这一次任务艰巨,要是完不成可怎么办。

明楼有点头疼,他当然知道明诚担心什么,但这是明台自己选择的路,他要走下去,他们做哥哥的又有什么理由拦?

“能不能完成都两说,要是没有完成,他也许可以退出来,可要是完成了,今后的路就越来越难走了,他再也接触不了阳光,只能在黑暗中独行,我怕的是,到最后,就连我们都不能接近他分毫。”

沉默蔓延开来,明楼明诚两人视线相交,他们此刻只希望自己的弟弟能平安,这个时代,活着,比什么都好。

所幸,任务完成得异常完美,但在明台的眼里他只是很平常地完成了一次暗杀任务,大哥和阿诚哥的担心他懂,可他不知道王天风是不是也这么担心他。任务提前完成,于曼丽的养父被明台派人拦截了,直接绑了送到于曼丽面前,递给她一把枪说“想报仇就动手。”

于曼丽颤抖着手接过那把上了膛的枪,眼神狠厉却泛着泪光,听着那个男人不停地请求她的原谅,于曼丽突然觉得杀不杀他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眼泪夺眶而出,然后闭着眼对明台说“让他走吧。”声音几近虚无,但是明台听见了,他本想将于曼丽揽入怀安慰,却只是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说“我们回去吧。”

再次见面就是要分别了,明台知道,所以当他一身军装和王天风并排站在一起的时候,他的心完全平静不了,他想和王天风在一起,他不能忍受要和那个他放在心尖上的人分离那么久,所以,他开口了。

“老师,你能和我一起走吗?”明台看着王天风的眼睛,珍之重之,王天风突然觉得在明台面前他一直都被看得很清楚,他舍不得明台离开,可没有理由不让他离开。

眼睛红着,却极力不让泪水落下,王天风移开眼神,吐出一口白雾,说“不能。”

“那老师如果成我的生死搭档呢,能一起走吗?”明台把王天风的头转过来,手指在上面摩擦着,然后克制地放下,缩了缩手“老师也看到了我这么多次的任务完成情况,我请求和老师成为生死搭档,我绝对不会抛弃您,背叛您。老师,跟我走吧。”

老师,跟我走吧,这句上辈子说出口却未能实现的话,明台在这个危险还没有来得及侵袭他们的时候又一次说了出来,他伸出手,等着王天风的选择。

明台的手一直伸着,王天风一动不动,垂着眸好像在想些什么,许久之后,明台快要撑不住的时候,王天风突然动了,他慢慢握住了明台的手,然后红着眼眶严厉地说“虽然你还不够资格,但我还是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这一刻明台才觉得这个世界真的能由他改变,他真的有希望能够救回那些他爱的和爱他的人。

猛的收回手,王天风一个踉跄,直接撞进了明台的怀里,还没来得及挣扎就被这个欣喜的年轻人紧紧抱住,然后在他耳边说“必不辱使命,老师。”感受到耳边的热气,王天风不自在地缩了缩,然后伸出手抵在明台胸口,推开他,两人拉开一些距离,却靠的极近,呼吸交缠,王天风被这热度弄得眼睑又泛红不少,桃花顺着眼尾蜿蜒向上,直直戳进明台心里去,明台慢慢凑近在王天风的唇边,疑惑地说“老师?”

然后下一秒,就被王天风一拳打在肚子上,疼得整个人都蜷下去,嘴里还不忘说“老师你干嘛打我!”

王天风一边整理被明台弄皱的衣服,一边漫不经心地掩盖着内心的悸动“这是让你知道,攻敌之法还有色/诱。”

色,色/诱?明台有点高兴地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然后跟着王天风往房间走,一路上不停地说“老师,只有你对我色/诱才有用,其他人我根本不会理的。”然后又被一下拍在脑门上。

“胡闹!我是说让你色/诱其他人。”

“哦哦,那老师改天认真教教我吧!”

“哼,等去了上海再说吧。”

“好啊好啊,哎!老师别关门我还要进去呢!”

“给我滚回你房间去!”

明台揉了揉被房门打到的鼻子,一脸傻笑,不一起睡就不一起睡吧,反正来日方长。

评论 ( 30 )
热度 ( 136 )
  1. 兵长一米六Sampat 转载了此文字

© Samp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