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专业户,国产欧美交界处

劫后余生(六)

部分摘自原文

—————————————————————


“大姐早。”明台闻香坐下,桌面上放着他最喜欢的乳鸽汤。这段时间没有任务,他就一直住在家里掩人耳目,王天风和郭骑云于曼丽就留在照相馆,有时候明台也会偷溜出去给王天风带点甜食去看他,每次和老师见了面回家都甜滋滋的,满面春风。


明镜趁着明台高兴,跟他说,昨天苏医生来了,专程给他做媒来着。明台当时脸就变了,他知道,明镜说任何事,都是事先有准备的。他太了解大姐了。她一般是决定了要做,才跟你“商量”。更何况他爱的人是老师,可现在却根本不能说,啧,麻烦。


“我才不要结婚呢。”明台说。


“为什么不结婚,你又不比别人差,一表人才的……”


“大哥还没结婚呢,为什么先让我结婚?”说着就要离开,正好明楼和明诚下楼来,明台只得又坐下端着汤默默喝着。


明楼不经意地问起昨天苏医生来的事情,明台绷着脸,满肚子的不高兴。明镜却兴致很高,说起明台的婚事,说:“苏医生有个表妹程小姐,是百里挑一的女孩子,你去见见嘛,说不定会喜欢呢?”


明台手上筷子戳着乳鸽肉,心里涩涩的,他有冲动想直接告诉大姐自己爱的人是谁,但理智让他忍住了,只沉默着不回答。


明楼这时接上了话“听说这女孩子聪明伶俐,有大家闺秀的风范,明台,你去见见又何妨,就当交个朋友吧。”


明台知道自己再怎么负隅顽抗也没用,看看上辈子就知道了,于是只得点点头,勉为其难地说“那,那我就去见见,可只是见一见,要是不满意那你们可别逼我啊。”


开玩笑,这辈子他还打算和老师白头到老呢,只能对不起程锦云了。


一条装饰极为华丽的走廊上壁灯明亮,环形的办公室设计,从走廊上环形扶手往下看,大厅里花香鬓影,绅士名流荟萃。日本大使馆正在为“华北战场”取得的胜利举办酒会。许多军官、日本侨民、交际花应邀而至。场面异常热闹,花团锦簇,酒香四溢。钢琴师弹奏着《夜来香》的舞曲,流光溢彩的顶灯下舞动着一群活色生香的红男绿女。


明台和王天风一人身穿黑色西装,一人身穿灰色西装,两人身姿挺拔,一年轻张扬,一沉稳深邃,随意从服务生手上拿了两杯酒,明台递了一杯给王天风,然后小声说了一句“老师,小心。”


王天风似笑非笑地环视四周,侧过头,朝明台自然地扬了一下手里的酒杯,回道“您也尽兴。”然后信步朝吧台走去,找了个稍微安静的位置坐下。


明台还被王天风那笑容弄得呆愣了一下,然后脸上挂起一副玩世不恭却绅士有礼的笑容,向早坐在一旁的程锦云走去,礼貌地敬了敬酒,然后背靠着她,掩护程锦云在一杯红酒里投下一颗白色药丸晃了晃,药丸极速融化。


程锦云之前和明台还见过一次面,在列车上是明台帮她解了围,但是她觉得很奇怪的是明台对她的态度,程锦云接受上面的要求接近明台尽量策反他,可是明台对她虽然进退有度,礼仪周全,却完全看不出明台有亲近她了解她的兴趣,反而自己被明台身上那股悠悠的神秘感和不符合他年龄的深沉所吸引。


明台见到程锦云把酒杯混在其他的酒杯里,也没有多问,只说了一句合作愉快,就靠在桌边等着桃子小姐上钩,习惯性地追随老师的身影,却看到王天风和那个桃子小姐聊的尽兴,那是他没有见过的另一面,笑容恰到好处地吸引着旁人的注意,因为喝了点酒,眼睑又开始泛红,眸子水润深邃地看着桃子,手自然地抚了抚女士的鬓发,然后明台果然看到那个桃子小姐脸犯红晕,似要倾倒在王天风怀中。


明台眼神暗了暗,又勾起一抹挑衅的笑容朝打得火热的两个人走去,彬彬有礼地问候着“桃子小姐,好久不见。”


正沉浸在王天风魅力里的桃子听到明台的声音,有点诧异地转过头,然后出乎意料地说“小野桑,好久不见。”


王天风挑着眉看着明台和桃子打着招呼,也不打断,只拿起酒杯继续抿着酒,眼眉弯弯,听见桃子向明台介绍他,接着明台自然而然地伸出手,笑得深意又带点心仪的人被抢走的不屑“王先生是吧?初次见面,您好。”


王天风握住明台的手,感觉到那年轻人手心的温柔,不由觉得心中一暖,然后眼睛亮亮得也打了招呼,说完就要向桃子告辞,准备离开,却被桃子拉住手,然后羞涩地说“王先生今晚如果没事,就再留一会儿吧,就当陪陪我嘛。”


王天风有点受宠若惊,却不失绅士礼节,只点点头,任由桃子的手挽在自己手臂上,朝明台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明台见状也知道桃子是在赶他走了,他知道老师魅力大,可不知道这么大,才短短的时间就迷的那桃子神魂颠倒,不对,也就是说一会儿牺牲色相的就是老师了!明台一边笑着离开,心里一边咆哮着,他视若珍宝不敢染指的爱人居然就要被一个日本女人亲热,他怎么能忍!


王天风和桃子相携上了二楼,和上辈子主动的明台不同,这次直接攀附的人是桃子,进了屋她就主动凑到王天风脖颈处吹着气,贴了上去,红唇印在王天风的皮肤上,激得王天风心里泛起一阵恶心,但表面上却挑着眉,眼神深邃地扫着桃子曼妙的身躯,一把搂住那细弱的腰肢,侧脸贴近她的耳朵摩擦着,低沉的笑声传入桃子的耳朵,让她整个人都酥软在王天风怀里,然后两人自然而然地来到床上,王天风趁着桃子陷入他制造的网中迷醉的时候,快速从后腰处拔出手枪,一手捂住她的嘴,一枪抵在她心脏处,干净利落。


这时正好明台和程锦云推门进来,看到王天风跨坐在桃子身上衣衫不整的样子,明台一下气从胆边生,大步走过去一下把还没反应过来的王天风抱下床,当看到王天风脖子上的红唇时,明台整个人都要气疯了,攥紧拳头深吸一口气,紧紧禁锢着王天风的左手,面色不愉地说“老师快走,先去拿密码本。”


然后朝程锦云使了个眼色,让她先出去,等王天风整理好衣服,明台伸出手使劲擦掉了王天风脖子上别人留下的痕迹,然后忍无可忍地直接一口咬上去,王天风朝他腹部打了一拳,低声呵斥“你发什么疯!”明台此刻的眼神像饿狼般,没说话,只继续拉住王天风直接走了出去,继续他们的任务。


这次的任务完成得很好,并没有出现上一世那样措手不及没有退路的情况,也没有牵连到明楼明诚,但唯一的意外就是明台发现,自己那颗被爱意折磨的心脏就快要忍受不住地爆炸了。


和程锦云分开后,明台和王天风在几乎没有人烟的路上走着,王天风觉得明台今晚很奇怪,不管是他看自己的眼神还是咬自己的那口,王天风摸上自己的脖子,啧,有点肿了,这小子真舍得咬啊!


明台本来一直闷闷不乐地走着,手上也一直没有放开王天风的手,然后走到照相馆门口,突然停了下来,正好就看到王天风手抚上自己咬过的那处,明台突然抱住王天风,然后头埋在王天风侧颈处,深深吸了口气,低声无助地唤着“老师,老师,我该怎么办?”


王天风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居然从明台的语气里听出了求而不得的伤心和爱意,眼神无措了一下,随即又反应过来,明台他这是。。。还没等王天风说出话来,就被明台下一个动作吓到愣在当场。


明台贴着王天风的耳朵侧脸摩擦着,然后慢慢挪到那略微干燥的唇边,眼神幽暗,明台终于忍不住般直接吻上那他肖想许久的地方,用力吮吸着,明台此刻激动得快要落下泪来,心中一直念着,老师,老师,我爱你。





【没错,我是桃子(๑• . •๑)】

评论 ( 31 )
热度 ( 144 )
  1. 兵长一米六Sampat 转载了此文字

© Samp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