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专业户,国产欧美交界处

劫后余生(九)

明台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他其实还没有真正下定决心要把这别人听着离奇的事说给明楼听。可是不说,就代表今后的一切行动都得靠他一个人,力量甚微,若是说了,就不怕瞻前顾后,行事自有大哥在后面支援,可王天风那里,也就难办了,他不想欺骗老师,但是这个形势下却不得不欺瞒着,老师是个疯子,是个有理智有自我主义的疯子,就算直接告诉他,王天风肯定也会悄悄地改变计划,无论如何都有很大可能将自己送入坟墓,所以,明台不能忍受任何计划中的变化,只有求助于老谋深算,却听的进别人劝告的大哥了。


被阿香叫着下楼吃饭,看到明楼和明诚已经入座,明台叫了声大哥阿诚哥便也坐在明镜旁边开始吃着,这顿饭吃得明台坐立不安,但又不能表现出来,只得赶紧几口把碗里的饭扒拉到嘴里,咽下,抹抹嘴,说“大哥,我一会儿有些法语上的问题要问你。”


明楼正吃着明诚剥给他的虾,然后顿了一下,接着也不看明台只说“那你先去书房等我吧。”


明镜看着明台就要起身上楼,赶紧问着“这么快就吃饱了啊。”


“嗯,大姐,今天我去接老师,陪他吃了些东西才回来的。”明台看着明镜想要询问的眼神,只得又坐下。


“还真是有老师啊,怎么不请他到家里来?”


“老师来上海是参加学术研讨的,时间很急,我能陪他吃饭都是很幸运的呢。哎呀大姐,我上去了啊。”


看着明台上楼,明镜欣慰地笑着,对着一言不发的明楼说“明台去了港大还是变了不少,看来这个老师是个好老师。不过今天的相亲不顺利,明台直接说的程小姐下不了台呢,哎。”


明楼一边附和着,一边心里暗道毒蜂教出来学生都是杀人不眨眼,一个比一个厉害,可不就是个好老师吗。然后又有些惊讶地问“明台不喜欢程小姐?”


“是啊,相亲到一半直接就走了,说是去接老师,回到家还特别认真地朝我跪下,哦哟,真是把我吓到了哎,说什么他有喜欢的人,但是现在却不能和她在一起,说的我都不忍心了,只得作罢了。”


明楼点点头表示知道“既然明台这么认真,那咱们就不要乱点鸳鸯谱了。”


上了楼,明诚在过道低声问着明楼“大哥,你说明台有什么事要和你讲。”


“你觉得呢?”


“明台的表情很认真,也并没有撒娇,看来应该是正事,而且今天程小姐的接触失败,咱们要策反明台,只怕。。。”


“阿诚,咱们去问问不就知道了,我这个弟弟被王天风教了这么久,那就看看他到底成长了多少。”


明诚替明楼打开门,就看到明台正襟危坐在书桌前,听到他们进来也不没有转头去看,只静静坐着。


“说吧,有什么事儿?”明楼坐下,问着隔着书桌看着他的人,明台此时面色凝重,让他不得不也认真起来。


看了一眼明诚,明台缓缓开口“大哥,我接下来要说的事,你要仔细听,认真听,别打断我,不管你最后要不要相信,我所说的全是我亲身经历过的事实。”看到明楼点了头,明台吐出一口浊气,开口。


“我是死过一次的人。我的前世叫明台,有一个大姐明镜,大哥明楼,二哥明诚。我还有一个老师叫王天风。他制定了一个死间计划,里面的人全都是死棋,包括他自己,我也因为这个计划差点死去,但被老师用最后一点力气救了下来,后面我被汪曼春抓住进行刑讯,执行枪决,但是胸口处的怀表救了我,我活了下来,但是大姐也被日本人打死。期间我被策反为共产党,和苏太太的表妹程锦云结婚,抗日结束后我们一起前往北平,帮助共党的内战活动,最后共产党胜利,解放中国,但是没过多久我们一家却被打为反动派,投机者,大哥和阿诚哥被逼死,我也在一次批斗中被活活打死。再睁开眼,我回到了几十年前,这个时候抗日还没有胜利,我还没有余没遇见老师,你们,都还活着。这,就是我的故事。”


明台一脸平静地说出了足以让明楼明诚大为震惊的话语,他静静地看着两个哥哥相互的眼神交流,等待着他们的提问。


“你说最后共产党赢了?”明楼压下面上的惊讶,沉着一双眸子,细细地审视着明台,此刻他看明台的样子就像是在看一个与他平辈论处的人。


“是。”明台没有想到大哥第一个问题居然会是这个,开口问“大哥相信我说的一切?”


“虽然确实很像天方夜谭,但是我愿意相信,这世间很多事都曲折离奇,只是看你愿不愿意相信,我宁愿将你的经历当成真的,至少我可以防患于未然,同时也为自己铺好后路。”


“那要是我说的是假的呢?”


“不会是假的,我相信自己的判断。明台,你愿意告诉我这一切,是不是需要我的帮助,毕竟王天风是个疯子,有时候,劝告是最弱的阻止方式,你需要我在特定的时间协助你阻止死间计划的发展,对吗?”明楼一眼看穿明台的想法,他思维老道,往往站在高处看全局,运筹帷幄,而王天风自我牺牲意识极大,他只把自己当成党国的一枚旗子,什么时候舍弃,怎么舍弃他都无所谓,只为报国,就算堕入地狱,身负业火也在所不惜。


明台慎重地点头,他此刻心里非但没有松口气,反而担子更重,如果他没能救下想救的人,那么这次重生还有何意义?


明诚一直没开口,这时却像是忍不住般说“你说,大哥和我被逼死,你也被,被活活打死?”


“是,因为我们身份复杂,成分不干净。”明台扯开一丝苦笑,垂下眸子,沉着声说“那是一场所有中国人都没有预料到的事,人鬼蛇神群魔乱舞,自己人害自己人。大哥,阿诚哥,建国之后,便跟我出国吧,好吗?”明台一双眼睛闪着泪水,没有抬头,然后在一阵沉默之后,听到明楼说“好。”


明台走后,明楼又开始头疼,明诚递上阿司匹林和温水,然后有些担忧地说“大哥,我们。。。”


然后被明楼抬手打断“阿诚,我相信明台的话,从现在开始,我们必须和王天风紧密联系,明台肯定会告诉我们事情的发展,可他重新活过,说不定往后的事会因为我们的加入而变得更加复杂,所以,现在不能让明台插手死间计划之前的事,死间计划必须照常开始,我们经不起变数,但是,我们可以从中做手脚,保住明台想要救回的人。”


“那发展明台的事?”


“终止策反计划,明台经历了那些,你觉得他还能加入我们吗?每个混乱时代过后的和平,都会出现弄权的小丑,这是正常的,可如今听到明台的形容,我觉得咱们也可以慢慢转移资产到瑞士,毕竟那是永久中立国,只当求个安稳吧。”


“是,大哥。”




『快累死了,一口浊气O_o』


评论 ( 21 )
热度 ( 121 )
  1. 兵长一米六Sampat 转载了此文字

© Samp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