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专业户,国产欧美交界处

劫后余生(十一)

明台被于曼丽叫去老师的房间,说是老师有新的指示,昨晚表白之后,明台一直怀着忐忑的心情,最后老师那愤怒的样子他怎么也忘不了,难道被自己喜欢上真的是一件难以忍受的事吗?


进了门关上,规规矩矩地站在王天风面前,作出一副恭敬的样子,似是随时准备听从老师的教诲。王天风抬头看他,轻轻地说:“今日密电,上峰指示,清除汪伪政府要员明楼,由你亲自执行任务。”


“是!老师!”明台听到这命令没有反抗没有疑惑,仿佛那杀人命令的对象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经历过一次,明台知道大哥下这命令的原因,为了消除汪曼春向南田洋子说出对明楼的怀疑,南田洋子虽然表面上相信明楼是真的支持中日共荣,但疑心不可谓没有,汪曼春是个女人,她再狠再手辣也是个女人,女人为了感情疯狂起来是谁也不敢惹的。


这次,用南田洋子命代替明楼的命来证明汪曼春的猜测是假的,也不是亏本的生意,明台只要照着上一世的行动去执行,只要没有变数,自然游刃有余。


王天风原本就想要轻描淡写地表现出对这次任务的态度,却没想到明台也这样一句疑问和愤怒都没有,斩钉截铁地接下任务让王天风不由质疑明台真的是明楼的弟弟吗?


“没有疑问?”象征性地询问明台,却又听到了王天风有些害怕听到的话。


“没有,老师让我做什么我都去做,我相信老师不会害我。”明台知道王天风问句下隐藏的关心,扬起青年人朝气的笑容,慢慢的信任溢满双眸,明台看到了王天风面具下的松动,他一再表示自己的心意,此刻似乎有了一些收获,他能感受到老师的关心,或许还有一些不似师生的感情,希望不是他多想。


“明楼是你大哥,你如果不能完成,我会叫于曼丽去做。”微微避开学生炙热的目光,王天风放在扶手上的手有些紧张地捏紧,明楼下这命令不光是为了消除汪曼春的疑问,还是试探明台到底成长到了什么地步,看看王天风教出的学生是否能够代替毒蜂。


可王天风的担忧确实多余了,明楼其实只是为了顺应明台口中的历史,顺便不让王天风起疑心,毕竟新人出更总得有拦路试探,明楼知道明台下得了手,但同时能让王天风有丝丝内疚也是不错的。


“老师是在担心我啊?老师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明台行了个军礼,眼珠提溜转了一下,又说“如果我完成任务,老师会给我准备奖励吗?”


“哼,我们现在是平级,我哪里有资格给你奖励?”王天风掀了下微红的眼皮瞥了明台一眼,起身给自己倒水,却被明台从身后按住手,似环抱状禁锢在立柜前。王天风挣了挣,但没用多大力,轻声笑了也不恼“说说,你倒是要什么奖励?”


明台此时看着王天风上翘的眉目,眼尾婉转竟隐隐透着风流的韵味,缓慢贴过去,在快要触到眼皮的位置停下,说“老师的眼皮好红啊,像沾了桃花似的,若我完成任务,老师让我碰碰可好?”


王天风也不回答,又睥睨望了明台一眼,抬脚狠狠超后方踢去,明台被踢中膝盖骨疼痛不已,整个人向后倒退几步差点跌倒在地,强忍疼痛站住,微微低头准备承受王天风的怒气。


王天风也不急着说话,慢慢倒好水回到座位上坐好,吹了吹热水喝了一口,才开口说“明台,任务才是最重要的,若是你真能完美地完成,可能你想要的也不是那么难得到。”


明台一脸惊喜地看向王天风,嘴里兴奋地回道“是,老师!我一定不会让老师失望!”然后便转身出门,王天风能感觉明台的脚步比起他进来时轻快很多,心里无声地叹了口气,这乱世中能有一份赤子之心全心全意地信任的一个人,也是一件极大的幸事,他不想辜负明台的信任却不得不辜负,在明台信仰崩塌之前能让他得到某些满足,也算是一些补偿吧。


只是,在这连人命都一文不值的年代,哪里还敢奢望感情?王天风早已将七情六欲抛却六情五欲,余下的一情乃是报国之情,一欲则是国泰民安的期望,若不是明台,哎,若不是明台一再地表白,王天风只会将那少爷的话当做戏言,可今天看来,明台是真的把自己看作他的信仰,王天风本就不希望他最后的结局是个死,如今就更忍不下心了,罢了,死间计划无一生还,明台若不嫌弃,黄泉路上有他相伴也不孤单。


任务如明台预料地完成的很好,明楼成功重新让汪曼春沦陷,南田洋子也很顺利被明台击毙,回去的路上,明台一直洋溢着遮不住的笑意,郭骑云没忍住问他什么事这么开心,明台反问着“任务完成得很好难道不值得高兴?”


于曼丽坐在副驾驶白了一眼,像是洞察一切地打趣着“只怕某些人要借着任务去邀功呢,郭副官可别学他那厚脸皮,膈应。”


“你这是嫉妒,哼,别以为我昨晚没听到你说什么,老师是我的,你还是死心吧!”


“哎呦呦,明少爷,我哪儿敢跟您抢啊,老师是你的,你也得问问老师答不答应啊,你说是吧,郭副官。”


郭骑云夹在他俩中间也不知道怎么接话,反正自从认识明台之后奇怪的事也不奇怪了,这时候他认认真真开车就好,老师是谁的,他也不想知道,反正他听老师话就行了。


王天风靠在床头上看着书,听到明台进屋的声音也不抬头,然后手上的书就被抽走,腰腹被明台抱住。明台身上还沾染着寒气,被王天风使劲儿推开,拢紧被子说“完成了。”


明台点点头,然后凑近王天风的脸,眼睛亮闪闪地像只狼犬求着骨头一样说“老师,可以给我奖励了吗?”


王天风本来觉得被人碰眼皮没什么,可是明台那渴望的眼神弄得他实在是有些不自在了,没回话,直接闭上眼,意思是赶紧麻溜地摸完去睡觉。谁想到,下一秒,湿热的东西贴上薄薄的眼皮,烫的王天风一个激灵,就要睁开眼,却听到明台说“老师别动,您答应了的。”


王天风只得忍下动作,任由明台的舌头在眼睑处作乱,一点一点的,那湿滑的物体慢慢移动到眼尾,顺着峰回的地方细细勾勒,密长的睫毛被弄得一簇一簇,沾染在皮肤上,王天风哪里被这样对待过,可明台的动作并不带一丝情/欲,温柔的让王天风觉得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只是有些别扭罢了。


明台放过王天风的眼皮,脸贴在老师脖颈处深吸了一口气,撒着娇说“今晚可以和老师一起睡吗,好冷啊!”


王天风本来想拒绝,可明台今晚完成刺杀任务,也许表面上看不出来,实际也是需要他的支撑的,点点头,然后板着脸说“只有今晚。”


“好的,老师!我去抱被子!”明台又在王天风脸上亲了一口,快速地跑出去,回想着老师刚才顺从的表情和像是被眼泪打湿的眼睛,整个人就像在寒冬中沐浴了罕见的阳光一样,遍体生暖。



评论 ( 21 )
热度 ( 144 )
  1. 兵长一米六Sampat 转载了此文字

© Samp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