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专业户,国产欧美交界处

劫后余生(十三)

明台无精打采地回到家,天还没大亮,明镜三人都还吃着早饭,看到明台衣服皱皱的,头发也没有打理凌乱着搭在额头,明镜赶紧放下碗,拉住明台,担心地问“明台你怎么啦?怎么这副样子,啊?”


明台快速想了一个不让大姐怀疑的理由,笑得有些为难和伤心“大姐,我的老师,就是之前我去接的那个,他生病了,本来要回香港的,可是事发突然,我只有去照顾他一晚,所以才没有打理就回来了。”


听到是这样,明镜算是松了口气,她还以为明台是遇到什么抢劫的呢,还好还好。“那你老师现在好些了吗?需不需要让苏医生来看看?”


“还好,没什么事了,休息休息就好。”明台安慰着明镜,拉着她就要回到座位上坐下,却被明镜拒绝“我吃好了,公司还有事,你去和你大哥他们吃吧,我先走了。”


“大姐再见!”三兄弟异口同声地对明镜道别。


“你昨晚到底做了什么?还是,王天风对你做了什么?”明楼接过明诚递给他涂好果酱的面包,咬了一口,掀掀眼皮问着。


“老师能对我做什么!不过。。。”明台回了一句又有些犹豫地戛然而止。


“不过什么?”


“老师问我瞒着他的事是什么,他说要么说出来,要么让我滚回明公馆。”有些头疼地长叹一口气,明台为难地盯着明楼看着,希望他能想想办法。


“他居然敢叫你滚!然后你就滚回来了?”明楼一拍桌子,差点打翻果酱罐,被明诚拉着坐好,气鼓鼓的,这疯子居然敢让他弟弟滚,真是,真是够厉害的啊!“你等着,我去找他!这个疯子,我不给他点教训看看,他还真是要反了天了!”


明诚这下是连拉都不想拉了,径自喝了一口牛奶,慢条斯理地说“想去看毒蜂就直说吧。”


本来气势如虹的明楼听到这话又一屁股坐下,抬手指了指明诚,在明台看来有点心虚地说“阿诚,过了啊!”


明台听着意思也差不多懂了,红着脸朝明楼吼着“大哥你别去找老师!你要是敢伤他,我,我和你没完!”


“王天风都教了你什么!我是你大哥!敢这么对我说话,我在替你出头!”明楼有些恨铁不成钢,之前和王天风见面听到他说明台对他百依百顺那时还不信,今天看来,那疯子真是把明台治得服服帖帖,居然敢直接和他叫板了!


“大哥,我知道你为我好,可是你现在能不能冷静一下,老师要我把秘密告诉他,我拒绝了,可是我不可能不和老师在一起行动,现在他不愿意看到我,我该怎么办?”明台有些苦恼地揪着头发,无力地趴在桌上,老师是真生气了,他不敢再厚着脸皮缠着老师,他怕老师对他好,是因为自己一直以来的纠缠让王天风无可奈何地接受,或许夹杂了一些了老师的内疚。这次,若是还像之前一样撒娇装傻,老师会不会已经厌烦了,然后再也不想见他呢?


明楼听到明台的话终于冷静下来,凝眉思考着,他知道明台的顾忌,王天风的性格是最难掌控的,当下的局势死间计划自然是不能告诉他的,要让疯子演戏,那他可就真是傻子了。


“南田洋子死了,军部肯定要乱一阵子,你暂时先别回照相馆了,我把名下的面粉厂给你,买家不用担心,你就老老实实做一段时间生意再说,死间计划迫在眉睫,你得让王天风自己坐不住了,那时候,他也就没心思怀疑你了。”


明楼那边给王天风下了命令,让他和明台暂时分开行动,并且加派于曼丽去协助明台,王天风一点一点撕碎才拿到手上的电报,冷哼一声,眸子阴沉,隐隐闪过一丝失望,却又极快掩饰,让郭骑云把于曼丽叫过来,自己坐在椅子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明楼在这个时候能帮明台,说明明台所谓的秘密可能是和明楼也有关系的,也就是说明台的身份也有可疑,王天风一直知道明楼是共党,此刻他几乎也已经把明台认定为共党,可明台之前说过他对共产党没兴趣,到底是真是假王天风有些捉摸不透,现在他不能时常见到明台,套话的机会被明楼斩断,哼,这意思是让他去自投罗网吗?


南田洋子之死,引发日本特高科高层震怒,短短几日,日本特高科和76号在整个上海滩进行地毯式大搜捕。公开逮捕了许多有抗日嫌疑的人,截获了很多军用,商用电台。而明台此时与王天风分开,各类行动都暂缓,正好避过牵连。


面粉厂还没有开张,明台被明楼限制着不准他去见王天风,可明台怎么忍得下心不去见老师,于是趁着这晚明楼明诚不在家,大姐也出差,明台光明正大地溜了出去,可是站在照相馆前面又有些踟蹰,老师见了他会不会大发雷霆,老师体寒,若是常常肝火旺盛对身体不好,明台纠结地在门口踱步,却被身后传来的声音定住。


“明小少爷来此,有什么事吗?”熟悉,有些软哑的声音,只不过几日没见,明台竟生生快要哭出来,转过头,看见王天风着一身深灰色长衫,手上拿着沿帽,没什么表情地看着他,仿佛看一个陌生人一样。


明台可受不了这个。


红着眼站到王天风面前,想要去拉他却又不敢,怕老师躲开,伸出的手就要收回,小声说“我来看看老师。”


“看我?劳烦明少爷还惦记着我,我很好,没伤没痛,就是前几天养了很久的小白眼儿狼跑了,看来是回不来了。”说着王天风就推门进去,明台听着话知道老师还生着气,也跟着进去,看见等候的郭骑云点点头,没说话急忙跟着已经上了楼梯的王天风,生怕他把自己关在门外。


幸好,王天风也没有关门,他一直在等,等他和明台到底谁更沉不住气,现在看来是他赢了,没管关上门站在门口的明台,王天风旁若无人地脱去长衫,只留下白色里褂,领口解开两颗扣子,然后才转过身坐下,靠在椅背上,斜斜地看向明台说“说吧,你来干什么?”


听到王天风的命令,明台这才敢走到他面前,老实地开口回答“来看看老师,我想你了。”明台此刻努力克制自己的眼神不要乱飘,却一次又一次地撞向王天风露出的锁骨之处。


察觉到明台的眼神,王天风反而笑了起来,声音细薄,带着点喉结的颤音,却比什么都撩动明台的心。“是吗?明台,如果我现在让你说,你会说吗?”


明台知道王天风问的是什么,有些为难却依旧坚定地摇摇头“老师,我真不想骗你,所以只能瞒着你,可瞒着你却是为你好,我们是生死搭档,老师你得信我。”和上一次的慌乱不同,明台说这话时语气竟带了一点强迫,他说老师你必须相信我,也只能相信我。


王天风突然有些欣慰,自己的学生面对对他来说影响力极大的诱惑也能忍住不说秘密,或许他可以放心地让明台自己一个人行动了。抬手将扣子扣起,起身走进明台,笑着摸了摸明台的脸说“别以为我不知道明楼让你去面粉厂干什么,于曼丽在那里帮衬着我也放心些,一切小心。”然后脱下手腕上的表,细细擦拭着,递给明台“拿着,我不在你身边,就以表代人吧。”


明台看着那熟悉的手表,那是他上辈子从不敢取下的东西,眼睛酸涩,然后双手接过,紧紧抱住王天风,在他耳边说“老师,谢谢你!”谢谢你对我的信任。


这晚师生二人依旧相拥入睡,明台搂着王天风,在那略微干燥的唇部轻吻了一下,他知道老师没睡着,却也想这样做,毕竟两人会有很长的时间见不了面,他得让老师慢慢适应。王天风心里叹了口气,他知道明台求的是什么,可他是将死之人,如何能成眷属?只盼明台最后能活下来,自己活在他心里也算是活着了。





【你们看到色诱了吗ORZ】

评论 ( 47 )
热度 ( 131 )
  1. 兵长一米六Sampat 转载了此文字

© Samp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