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专业户,国产欧美交界处

劫后余生(十四)

【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让明台能吃到老师。。。逻辑是什么?我不知道(๑• . •๑)】


明台在面粉厂一呆就是两个月,这两个月来,发生了许多事,由上海站行动组A区“摆渡”的走私船居然在通关后,半道上被来历不明的水匪给劫了货。满船的药品和枪支去向不明。另有A区负责存货的第9号仓库,半夜突发大火,大约有一船的鸦片全被烧了。宁海雨被就地免职,由上面的人押解回重庆,被送上军事法庭,下场似乎不乐观。A区行动组、情报组群龙无首,宛如一盘散沙。


海雨天风,宁海雨和王天风有过命的交情,两个人是把兄弟,如今因为走私案宁海雨锒铛入狱,这场火来的太蹊跷,他知道是谁做得出来的,为什么这么做他也知道,可是牵连上宁海雨,他不能不问。


王天风自从来了上海,几乎没有穿过西装,着一袭长衫最不引人注意,这日却不同了,他穿着明台送给他的西装,笔挺一身,来到上海最大的百乐门。为什么?因为他那个学生最近不知怎么的又和共党有了联系,胆子大了,不告诉他就擅自烧了那仓库,也不听话了。于曼丽告诉他今晚明台和程锦云在这里有约会,具体内容明台也不说,于曼丽等明台走后就去找了王天风,开玩笑,明明撩拨了老师,这下又去勾搭其他人,明台要是敢做对不起老师的事,于曼丽得把他剁了。


信步走到百乐门里,这灯红酒绿的地方王天风不喜欢却也来过不少次,可那都是年轻执行任务的时候,除了和明楼一起,最多的就是和宁海雨搭档了,后来回国,他去了军统学校当教官,和宁海雨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没想到这么久没见,再得到消息竟然是这样的难以相信,宁海雨虽说不算特别正统的人,可对于军统内腐败之事向来是嗤之以鼻的,王天风觉得疑惑之处就在这里,他不知道是什么改变了宁海雨,又或者宁海雨根本就没有变而是被冤枉的。


明台和程锦云坐的地方不怎么显眼,却被王天风一眼就看到,随手从服务生手上接过一杯红酒,王天风脸上勾起一抹惑人的笑容,像是又回到了以前需要伪装的时候,这时的王天风让人看了便移不开眼,明明绅士禁欲的样子,却让人想扒开他的衣服看看内里是有着如何美丽柔韧的躯体,就算知道身上有毒,也会让人甘之如饴拜倒在他的西装裤之下。


没成想走了两步,王天风就被一个高大的外国人拦下,高鼻梁深邃的苍蓝眼眸,很英俊却也很危险“先生,能请你喝杯酒吗?”那人举起手中的酒杯在王天风的杯子上碰了一下,发出玻璃相击的声音,同时向前移了一步,朝王天风靠的更近,微微低头,另一只手就要搂向王天风的腰肢,却被王天风用手挡住。


王天风没有后退,就那样被人贴着,手挡在那坚实的臂膀处,眉目上挑答到“好啊!”。那人反而愣了一下,下一刻却更加用力地拉开王天风的手直接搂了上去,看到怀里人一闪而过的怒意,仿佛窥到什么似的,凑近王天风耳畔说“中国人果然很美,先生也不例外。”


明台和程锦云的接触其实只是为了增加助力,一开始他就和程锦云说好了不谈感情,否则合作终止,而程锦云也接到了上级的指示,取消策反行动,尽量配合明台的工作,而且她感觉到明台异常熟悉共产党的做事风格,所以她如今和明台相处更像是上下级而非两党合作关系。


明台装模作样地喝了口酒,就看到不远处王天风被一个人搂着,偏偏他脸上还带着些许笑意,明台噌地站了起来,随即又想到会不会是老师有任务?眼睛死死盯住王天风,在看到老师朝他瞥来的眼神时,明台明白了,老师这是被缠上了,让程锦云先离开,明台快步走过去,直接按住那外国人的虎口处向后一扳,疼的那人只得放开王天风,眉目微微狰狞地说“你是谁!”


明台手臂横过王天风的腰肢,一用力将他带向自己,一副有钱人家公子哥儿的样子,睥睨不屑地看了那人一眼“这是我的人,先生要猎艳还是找其他人吧。”说完也不理那外国人,瞬间换了一副小心翼翼的表情,有些委屈地对王天风说“阿风,你真是叫我好找,别再闹脾气了,跟我回去吧!”


王天风感受到腰部被搂得用力,也作出一副真是小情儿的样子,眼眶开始泛红,似怨含怒地瞧了明台一眼,又快速瞥向其他地方“嫌我闹脾气,你就去找那个程小姐啊,她可不像我,别人可是大家闺秀呢。”


“哎呦呦我的祖宗,谁能比得上你啊,你摸摸,我这心里只有你的位置,哪里还有其他人。”说着明台拉过王天风的手直接按在自己心口处,感觉到手心下那跳动的地方,王天风下意识地望向明台的眼睛,那里面的似海深情连着手下的温度烫的他两颊微红,然后顺从地靠近明台的怀抱,不说话,别人看了以为他害羞撒娇,可只有王天风自己知道他这是在平复着内心狂跳的悸动。


那外国人看了也知道今晚自己是不能抱得美人归了,能在百乐门这么趾高气昂的人也是必定来头不小,只得甩一句管好你的人便悻悻离开。


等到人完全离开,明台才反应过来,老师一直窝在他怀里,这种感觉真是好的要命,下一刻王天风就推开明台,径自朝外面走去,明台赶紧追上去,拉住王天风的手,甩了两下,没甩开王天风也就随他去了,两个人走了一会儿,王天风突然停下,冷着脸说“阿风?”


明台一听心下有些忐忑,拉着王天风的手摇了摇,卖着乖说“这不是演戏吗,老师您生气了?”


王天风没接话,而是话锋一转“宁海雨是怎么回事?你胆子真是大了啊,不经我的允许就擅自行动,你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不止放眼里,还放在心里呢!哎哎老师您别打,宁海雨的事儿一时也说不清楚,不过,老师怎么对这事儿这么上心,你和宁海雨什么关系?”明台突然有了些危机感,上一世他接触过宁海雨,也听他提过老师的名字,难道他们关系匪浅,天风海雨,还真是不一般呐。


“能有什么关系,只不过以前一起执行过任务,明台,这次你背着我做了这么大一件事,真是厉害啊!可是你忘了,我们是生死搭档,你告诉我,有背着同命同归的人做事的吗!你真是好样的。”说完王天风就拂袖离开,却被明台从背后抱住,幸好这时街上基本已经没有什么人了,否则这丢脸的事王天风可真不会陪明台做,后肘使劲顶了明台的腹部几下,没想到那小子却怎么也不放开他,王天风只得放松力气低声呵斥“放手!”


明台放了手,又跑到王天风面前把他拦住,着急地说“老师,老师你别生气,明天我一定把这件事的所有文件放你桌上!”然后看到王天风轻笑了一下,伸手抚上他的脸,温柔地说了一句“乖。”


明台一把握住王天风的手,低头轻凑在他嘴边磨蹭着“我这么乖,老师得给我奖励。”也不等王天风回答,右手按住王天风的头,唇齿咬上那柔软的地方,舌头轻微舔弄着,顶开王天风微闭的牙齿,进入和瑟缩在里面的舌头交缠,发出啧啧的水声,左手搂在王天风身后,不规矩地揉搓着,王天风只觉得自己快要没有力气般整个人挂在明台身上,双手揽住明台的脖子,第一次主动地回应了明台,这一举动更加刺激了明台,加重嘴上的力度,顺着王天风的嘴,蜿蜒向下舔过下巴,啃咬着白皙细弱的脖颈,虽是冬天,两个人却靠的极近,王天风觉得自己常年冰冷的心在这一刻像是找到了依靠,终于回暖。


明诚开着车载着明楼回家,他们才开完一个有关上海经济的紧急会议,谁曾想居然看到明台和王天风相拥而吻的一幕,气的明楼大叫停车,明诚只得按了一下喇叭,然后把车停下。明楼此时气压极低,沉步走向已经分开的两人,只说了一句话


“上车。”



评论 ( 41 )
热度 ( 128 )
  1. 兵长一米六Sampat 转载了此文字
  2. 兵长一米六Sampat 转载了此文字

© Samp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