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专业户,国产欧美交界处

劫后余生(二十四)

王天风在76号养了两天伤,刚刚能下地做些轻微的运动便被明台迫不及待地接到了明家。衬衣下面右边肩膀上还是缠着有些厚的绷带,手一动,药味便透过呢子大衣传进鼻腔,苦涩却意外得好闻,这种略微沉重的味道总是能让王天风在乱世中保持清醒,每每受伤之后,这味道仿佛就在提醒他,痛才是对的,若是麻木了,那也就没法再继续走下去了。

下车之后被明台小心翼翼地扶着,没好气地嗔了一句“我又不是腿断了,用得着这样吗!”

“当然用得着,老师你还没康复,我总得时时刻刻看着你,免得你再受伤。”明台提醒王天风注意台阶又得到一个无奈的白眼,嘿嘿傻笑了两声,又沉下脸很是认真地说“老师,我不会再让你受伤了。”

“我知道了。”

看着青年严肃的脸庞,王天风仿佛看到了明台口中多年后的他,已经经历过死间计划,经历了76号非人审讯,看惯生死无常的那个明台。眼眶突然没来由地泛起了红意,没受伤的左手抚上明台的侧脸,张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只答应着自己的搭档自己的爱人那异常认真的承诺,然后脸上扬起明台永远不会忘记的微笑,如旭日般,让明台自责无力冰封三尺的心迅速融化。

明台终是没有克制住自己,也像是忘了自己已经到了家门口只差开门,轻柔地握住王天风的手,在那手心处慎之重之落下一吻,正要靠近王天风红润的嘴唇时,身后传来两声咳嗽。

“这大冷天的,怎么不进去啊?”明楼只想打死这个随时对着王天风发情的弟弟,他一直深信自己养草成兰草,怎么到了明台这儿,就成了带刺儿的野草,欠收拾。

“我们自然是怕冷的,倒是明大长官一身脂肪,这防寒的功用倒让我羡慕。”王天风微仰着头,笑得轻蔑。

“王天风!”

“有事儿?”

“你!哼,来者是客,我不和你计较,阿诚,我们回家。”本想继续和王天风对对嘴上功夫的明楼被明诚从身后拉了一下,然后猛的想起大姐在家里,要是闹大了,只怕都不知道怎么解释,只得尽尽地主之谊,率先打开门进屋。

明镜早就听明台讲过他的老师会在家里借住一段时间,这个老师教政治,能让明台那么喜欢听话的老师一定是个好老师。刚张罗好了一桌子菜,就听到开门的声音,赶紧迎出去,却先看到了明楼明诚。

“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大姐,今天事情不多,就早些回来了。”明诚接过明楼的大衣和皮包递到阿香手上,然后笑着说“正好碰到明台和他的老师,就一起回来了。”

话音刚落,明台就拉着王天风进了屋,笑嘻嘻地喊了声大姐,然后介绍着王天风“大姐,这是我王老师,他可厉害了!”

看了明台那夸张的表情一眼,王天风主动伸出手,对明镜说“明董事长,久仰,我是王成栋。”

“王先生,你好你好!能让明台这么佩服的老师,我还以为年纪大呢,没想到竟然这么年轻啊,哎呀,快请进,饭菜已经备好了,快坐下吃饭吧。”

明镜看着明台一直帮王天风布着菜,满意地点点头,心想自己这弟弟总算是长大了,虽然是对老师,可知道疼人了就是好事。“不知道王先生来上海是有什么事呀,出行什么的尽管和明台说,让他好好照顾您。”

“来参加一个学术研讨会,这段日子便叨扰了。”

明楼看着王天风那假模假样的样,装着一副关切的样子说“王先生在这里呆的日子若是长了,家里人也会挂念吧。”

“不牢明先生关心,我家里人要是相见也就像在身边一样。”隐晦地看了一眼明台,得到一个乖巧满是笑意的眼神,然后又看向明楼,微微张大眼睛问“倒是明先生,您的夫人。。。”

“我尚未婚配,哪里有夫人。”

“是我失言,明先生看着仪表堂堂,我还以为——”看了明诚一眼,又对着明镜说“明家真是风水好,几位公子都一表人才,真是羡煞旁人。”

明镜听到这话,也不禁笑了起来,开口却带了一丝埋怨“是啊,明台还小,暂且不论婚嫁,可我这剩下两个弟弟一直没让我省心呐。”

“虽然事业要紧,可家事也得顾啊。”

“可不,明楼阿诚你们听听,都是这个理儿。哎呀,正好明天我要去和张太太她们见面,顺便帮你们看看有没有合适的,老大不小了,一直不结婚算怎么回事儿呢。”

明楼一看也拒绝不得,瞪了幸灾乐祸的王天风一眼,嘴上答着好的好的,却忽略了一旁有些沉默的明诚。

吃完饭,明镜先回了房,王天风被明台拉到房间,亲亲抱抱,被明台搂在怀里躺在床上,突然笑了出来。明台好奇地问“老师,你笑什么?”

“明楼今晚有好果子吃咯。”

明台瞬间意会,坏笑着凑到王天风唇边,吐着热气“那老师,我也想要吃果子。”

“什么果子——唔!”被含住嘴唇的王天风心里暗暗骂着“这个小兔崽子,我还伤着呢!”



————————————————————————————

啦啦啦我回来了!下章诚楼要开始了~


评论 ( 13 )
热度 ( 90 )
  1. 兵长一米六Sampat 转载了此文字

© Samp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