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专业户,国产欧美交界处

劫后余生(二十九)

我得尽快完结了。。。

感觉这章爆了字数,而且撸得也很快。。。。果然我还是适合写人物冲突吗😂

————————————————————————————

明镜坐在主位上,等着明台回来,她实在是想不通,怎么自己这个千般宝贝万般爱护的小弟也会走上这条路,要不是运输部部长给她打电话的时候随口提了一句,她只怕现在还蒙在鼓里。


她一直都知道明台不是那种闲的下来的人,大学期间换了几次专业她不管,可是在76号当处长为日本人卖命这就不是闲不闲的事了,但凡明台有一丝爱国之心他都不会加入,细想开来,只怕其中有些猫腻或者误会。


“大姐,我回来了!”门口传来明台的声音,推门而入,明台和王天风并肩走了进来,王天风其实并不想回来,可是被明台缠得不行,而且本来如今王天风就住在这里,今日把事说开了反而倒好。


“你还知道回来!”看到弟弟进门,明镜一下站起来,走了过去,却看到王天风也在,表情瞬间柔和了“王先生也在。”


“明董事长。”点头和明镜打了个招呼,王天风看了明台一眼等着他说话,可没想到下一刻明镜说“王先生太见外了,听明楼说你只比他大一点,不介意的话也叫我大姐吧,似一家人,亲近些。”


其实明镜找来明楼之前问起过王天风,明台第一次带老师回来住,她自然得了解清楚一点。明楼说王天风的老家在重庆,却是孤家寡人一个,虽然脾气怪了点,可对明台是真的好。这样听来,明镜也觉得自己得好好待人家,既然明台也尊敬他,不如就让王天风把这儿当家吧。


王天风惊讶了一下,随即从善如流,带着笑容喊了一声“大姐。”似想起了什么又补充道“大姐不介意就叫我成栋吧。”


“好。成栋啊,我与明台有些话要讲,你吃过饭了吗,我已经让阿香准备好了饭菜,快去吃吧。”


王天风看了明台一眼,无视那求救的眼神,听话地点点头,“好的。”


看到王天风的背影远去,明台只觉得浑身的气都泄了个精光,转过脸对上明镜严厉的眼神,更是心中慌到不行,勉强挂上以往的撒娇模式揽住明镜的手臂却被明镜一下抽出,自己坐下,留明台寂寥地站在那里。


完了,大姐真生气了。


明台额角留下一滴汗,双脚一并,咚的一声跪下,倒把明镜吓了一跳,手动了动忍住不去扶起那个她疼爱的弟弟,明镜板着脸肃声道“你说,你怎么会当上76号的处长的!我平时是怎么教你的,啊?我教你的那些爱国主义,你都没听进去?如今居然成了日本人的走狗,你难道真要步你大哥的后尘吗!”


看着大姐眼中晶莹的泪光,明台心里有了一丝愧疚,原来把至亲的人瞒在鼓里是这样一件难受的事,可是明镜的性情他了解,若是知道了真相,难保不会暴露,所以在这件事上面,他还是效仿明楼吧。


跪着走到明镜腿边,明台仰起头眼里藏着惧意却没有退缩,他带着自以为的义正言辞说“大姐错了,我并没有忘记大姐的教导,可是如今国将不国,我的力量很小,只能学大哥一样曲线救国,至少这样可以保住明家,流离失所的人够多了,我不想成为其中一个。”


“啪!”


明台这样的话引来了明镜怒不可遏的一巴掌,以及响彻耳际的怒吼。“你说的是什么混账话!你这叫曲线救国吗?你这叫助纣为虐,黑白不分!明家用得着你去保吗!四万万人都在受难,我们为何要置身事外!明台,我告诉你,你必须马上请辞,否则,这明家你也不用回了!”


明镜含着泪水说出这些话,她失望,太失望了,她一直以来给予厚望的弟弟怎么会变成这样的?难道真是明楼的影响?不,明台从小到大都不会听明楼的话,那么到底是什么让他改变了?人,还是事?


“不,不,大姐不要赶我走!”明台一把抱住明镜的腿,有些语无伦次,这样的后果他想过,可是真正到来的时候,却还是那么手足无措。“我不走,大姐我不走!”


“那你就答应我,离开76号,离开那些日本人!”


“我,我——”明台缓缓松开手,跪坐在地上,低着头,像是说不出话来,可这样已经让明镜再次失望了。


“到底是谁让你变成这样的!”明镜这时只想知道自己的弟弟怎么会成了这样,事出必有因,“说啊,明台,你怎么会变成这样的,啊!”


“因为我。”


王天风没吃什么,一碗养胃的汤还没有喝完,就听到明镜的怒吼和明台的无力,在饭厅门口站了一会儿,实在是忍不住终于开了口,明台这样做确实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他,死间计划促成了明台后面走的每一步棋,要找罪魁祸首,他首当其冲。


“成栋?”


“老师!”明台此时并非高兴,而是担忧和心疼,他其实不希望王天风帮他说话,之前只不过是和王天风闹着玩,他知道,若是王天风帮他出头,大姐的怒火非但不减还会蔓延,他不想看到老师帮他承担。


“明台是我的学生,他的一切都是我教的,种子是您的,可长成什么样的树却是我来决定的。大姐,明台是个好孩子,尊师重道,也识时务,知道当下什么才是最正确的选择,他没有错,您若是要怪就怪我吧。”王天风走到明台身边把他拉起来,自己挡在他身前,虽然言语中带着歉意,可语气却一点道歉的意思都没有,哪里还像之前的王成栋。


“你!王先生,你是个老师,你怎么能教明台这样叛国忘义的道理!”难以置信地看向王天风,明镜突然拔高了声音,指着他骂到“你这样道貌岸然的人怎么能做老师的!明台怎么会被你教成这个样子?港大到底是怎么选老师的!”


王天风转过身,手扶上明台被打的那半边脸,柔声问“疼吗?”眼里含着的全是柔情蜜意,他笑着看向明镜,“我并非港大的老师,明台是自愿跟着我的,他要学,我如何忍得下心赶他走?”


明镜看着那像是变了一个人的王天风,眼角上翘眉目如画,若是从前,明镜只认为这位先生长得好看,正气,可如今看来,眉眼之间全是妖异,微挑起一边的唇角,泛红的眼尾,明镜竟觉得自己看到了那山林间惑人的妖物。


难道,他就是这样诱惑明台,让他心甘情愿听话的?


明台再傻此刻也看明白了王天风的用意,他要把所有责任担在自己身上,明台如何能依。


“老师!”一把握住王天风的手将他拉到自己身后,勇敢地迎上明镜愕然的眼神,着急地解释到“不是这样的,大姐,是我一直缠着老师,老师拗不过我才答应和我在一起的,大姐你相信我啊!”


明镜此刻脑子里一团乱,她甚至感到天旋地转,这到底是怎么了,她的弟弟怎么会为了一个男人叛国投敌,她又如何能忍下心让他离开明家。


明镜只觉得眼前一黑,头重脚轻,恍惚中看到明台焦急的脸,好像还在不住地叫着她,明台是个好孩子,他不应该这样的,必须让他离开王天风。


晕过去的瞬间,明镜如是想。


评论 ( 14 )
热度 ( 75 )
  1. 兵长一米六Sampat 转载了此文字

© Samp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