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专业户,国产欧美交界处

劫后余生(三十一)

出乎明台意料的是明镜醒来之后并没有继续要求明台离开76号,对待王天风虽然称不上热情,却也以礼相待。她把明楼倒是说了一通,责怪他没有教导好弟弟让他走上了歪路,警告他看好明台,别再让他做出格的事。


明台一顿饭无数次瞄向明镜,让他大姐想忽略都不行,放下筷子擦了擦嘴,看向明台“有什么话想说吗,明台?”


“额。”小小地笑了一下,明台整理了一下措辞,小心翼翼地开口“大姐,你不生气了?”


“不,我还在生气。”明镜摇摇头无奈地点了一下明台的额头“可是理智告诉我不应该那么生气,我潜意识里还是愿意相信我的弟弟明台是个知进退,懂真理的好青年。”


“我不会让你失望的,大姐。”握住明镜的手攥在手心里,明台被心里突如其来的感动弄红了眼,他不会让明镜失望,也不会让她再同上一世一样遭受痛苦。


有时候觉得其实人生也就那么回事,每个人活着的意义千千万,却都是为了某件事某个人亦或是某个信仰,这些于阳光阴翳之下交织成执念,在时间的长河中褪色消殆或根深蒂固地发芽成长,直到彼岸尽头出现在眼前,选择放下,或是不死不休。


明台侥幸苟活重得一世,本该放下却因为一场浩劫使得气俞纠结于心,不放不破,心中执念更重,有时常常压的他喘不过气,但是看看身边的人,看看大姐,大哥,阿诚哥,还有——老师,他们都能再次伴与左右,即使苦难当头,也甘之如饴了。


明诚在列车上坐在佐藤对面,两个人都是学生装扮,对外说是两兄弟回乡祭祖,佐藤精通汉语,年纪也小,虽与明诚同岁,看上去却比明台大不了多少,哪里看得出是来侵略他人国土的强盗?


“大哥在想什么?”佐藤看到明诚看着窗外走神,微笑着询问明诚,自然而然地叫着大哥,倒是让明诚没反应过来。


“没什么,只是有些想家。”抬手揉了揉佐藤的头发,在外人面前俨然是一对兄友弟恭的好兄弟,任由佐藤看似撒娇得挥开他的手,无奈地笑了笑,心里想的却是不知道大哥现在怎么样了,他不在身边大哥想他吗?会不适应吗?


佐藤选择坐普通列车,风险反而小了很多,即使有人下手,也能借着大量的人流避开危险,只要情报不离身,他就有把握完成任务。对明诚他不算信任,却有些好感,这个人年纪不大却能八面玲珑,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比之明楼毫不逊色,毕竟有些情况下明楼还必须借助明诚的从旁协助才能走下去。


这个人若是不能收为己用,也算是帝国的一大损失。幸好藤田课长在他出发时告知过他,明诚用好了会是一颗好棋子,这样深藏不露的人,他也想试一试。


“抓小偷啊!抓小偷!”突如其来的一阵喊叫让明诚几人瞬间绷紧了神经,佐藤看了明诚一眼小声吩咐着后座的人小心防范,以免有人浑水摸鱼。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小个子从前面跑过来,车厢里人多,好多东西和人被他撞得东倒西歪,声音慢慢嘈杂起来,没一会儿他就撞到了明诚身上,明诚被他弄得一趔趄,倒在两个座位中的桌板上,腰部被卡了一下,疼得明诚霎时变了脸色“嘶!”


佐藤赶紧扶起明诚,瞪了那小个子一眼,示意周围的人抓住他,却没想到那人身手甚是灵活,左钻右躲愣是没有被捉住,很快就没了影,消失不久听到汇报的人说那人跳了火车,完全找不到了。


佐藤警惕地在后腰处摸了摸,纸质的触感和之前一样,人多手杂他也没有拿出来只挥挥手示意手下散开,继续和明诚坐着养神。


佐藤成功将情报送到第二战区日军指挥总部,却没有和明诚一同回泸,留在了战区就任战役参谋。


半个月后,日军伤亡惨重,铩羽而归。


评论 ( 7 )
热度 ( 54 )
  1. 兵长一米六Sampat 转载了此文字

© Samp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