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专业户,国产欧美交界处

拨云见日(四合院梗)

我终于回家了,这篇是给cp的生贺,写完之后发现我以前居然没有写过四合院梗23333一个短篇,大家凑合看看吧。


—————————————————————


天气寒冷,白雪飘飘落于屋顶,盖于树枝绿叶上,不一会儿就密密实实,整个北平都成了一座雪城。


明台回到家脱去外套,摘下帽子手套,只着灰色长衫坐在火炉旁,搓着冰凉僵硬的手,对旁边将姜汤递过来的程锦云说“谢谢,”


“我们之间哪里用谢?”程锦云嗔笑了一下,帮明台挂好衣服,拂去上面的雪将之靠在暖炉上烘烤,看着明台被火光映照的侧脸,心下一黯。明台对她始终不像他的身份该有的态度,虽然他们还没有结婚,可对外皆说是上海来的小夫妻,一个叫程秀云,一个叫崔黎明,在外人眼里两人也恩爱非常,你侬我侬。可是程锦云自己却明白,明台对她有战友之谊姐弟之情,却没有那她最期盼得到的爱情。


“今天的任务完成得怎么样?”沉默的气氛弥散开来,明台随口找了个话题问着程锦云。上面派了一个新的联络员来北平,代号当归,明台在银行上班,本来应该他去接头,可是正好银行对外业务出现纰漏,他是组长自然不能离开,只得由程锦云代为接头。


“我没有见到他人。”


“什么?”明台倏地抬起头看向程锦云,“没有见到人是什么意思?”


“我到了既定地点,约好了下午四点半见面,可是我等了一个小时也不见人。”程锦云表情凝重地答道,她在咖啡厅等了一个小时也不见有人坐下,渐渐有些焦急,原本他们的联络员是张月印,可最近张月印被调离北平,这下她找不到直辖上级可以询问,失了主见,只有看明台如何安排。


“当时咖啡厅有没有其他看上去很可疑的人?”明台摸着自己的右边侧颈,那是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养成的习惯,只要一思考手就不自觉地覆上那里,用指腹摩擦仿佛有一条疤痕横贯落于指下一般。


程锦云皱着眉仔细回忆着,正想摇摇头,突然看向明台目光灿然“我进咖啡厅之前那里面只有靠角落的地方坐着一位带圆帽的先生,看不清面貌像是在等人,可是桌上没有摆接头的当归,我坐下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陆陆续续来了一些人基本都是成双成对,只有他一直是一个人,直到我离开前,他还一直坐在那里。”


明台略思索了一会儿,摇头笑了笑道“想必那人就是当归,他不与你接头或许是为了更加谨慎,毕竟这个时候正是敏感时期。”


程锦云点点头,然后神色一变,有些犹豫道“明台,我们什么时候能真正定下来?”


明台知道程锦云说的是什么,可是他能给的回答只有沉默,他心里有一个人,似火似冰,一直煎熬着他的内心,如一根刺一样,拔不掉也不能拔。只有任凭时间慢慢腐蚀掉那里,他想,多年之后他的心终究会成一片荒芜,即使是那个人,也不能再让他悸动分毫了。


第二天明台照例去了银行完成一天的工作,结束得早,便有时间去菜市场买些菜放在家里,免得每天都往外跑,这段时间程锦云医院里的工作也多,所以两人常常端着面条对付一顿。回家途中经过张月印之前住的四合院,明台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终究还是抬脚离开。按照他们的惯例,不同的联络员不会住在一个地方,有任务那人再神秘也会现身的。


明台回到家却发现自己没带钥匙,于是将手里提着的菜腾到一只手里,抬手敲了敲门道“秀云,开开门,我忘带钥匙了。”


没一会儿门内就传来脚步声,不是程锦云那轻巧的脚步,而是沉稳却略带漂浮的步履,明台神色一敛向后退了半步,右手摸向后腰拔出匕首,只等着那人开门便知是敌是友。


“吱呀。”门开了。


明台紧紧盯着门慢慢露出的缝隙,明台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紧张,许是那人的气场带给他许久未见的压迫感,这是一种从生死场上带来的感知,直到看见那人的灰色长衫,不算坚实的胸膛,本该圆润此刻却异常消瘦两腮渐凸的颧骨,两撇整整齐齐的八字胡,依旧明亮灿然含着红意的杏眼以及那被衣领遮得严严实实的脖颈,明台只觉得整个天地都要颠倒一般,忘记了呼吸,忘记了眨眼,就那样一手提着菜,一手拿着刀直愣愣地盯着眼前这个从地狱走来的人。


直到那人轻声笑道“好久不见。”


明台这才仿佛回过神来,点点头“是啊,好几不见。”说着收回手上的匕首,提着菜擦着王天风的身侧走过,留下王天风呆愣片刻,突然不知含着什么意味笑了笑,便关上门跟着进了屋。


程锦云看着明台进来,接过他手上的菜放到厨房,抬手指了指王天风坐的屋道“他就是当归。”


明台已经猜到,可他却想不通王天风怎么会投共,毕竟那样铁血冷心的一个人如何能适应共产党的内部运作方式?王天风为什么还活着明台不想知道,不用细究也能猜到是他那大哥做的好事,明台取下眼镜捏捏鼻梁,内心一团乱麻纠缠,心里是怎么也平静不下来的,他原本应该一开始就朝王天风扑上去,结结实实地哭他一宿,可是真真见到了这个人,他却哭不出来了。原本一直浮于心底的委屈不甘皆化作云雾消散,王天风还活着,便是最好的了,还求什么呢?


王天风看着一直为他夹菜的明台,心中一阵酸涩,这个孩子终究还是长大了,曾经那棵长于温室的小草,现在已经变成可以抵抗狂风暴雨的参天大树,该是欣慰的,可到底还是心疼。


这顿饭吃得沉默,程锦云见明台没说话只一个劲地帮王天风布着菜心里更没底,这人到底是谁,明台和他到底什么关系,程锦云注意到王天风看明台的眼神,淡然中带着一丝宠溺和悔意,而明台对王天风也异常了解,程锦云本来夹起一块鱼肉就要放到王天风碗里,被明台轻飘飘的一句话阻止“他不吃蒸鱼。”然后就见到明台愣了愣,再不说话使劲扒拉着饭,吃完之后也不离开,只安静地看着王天风吃,被那样看着王天风吃饭速度也加快了些,等到碗空了,正要放下,又被明台拿起舀了一碗汤放到王天风面前“你胃不好,喝点汤吧。”


王天风听话地喝完了汤,放下碗的那一刻被明台捉住右手手腕牵起来,“我们谈一谈。”王天风还来不及点头就被明台拉进里屋,只留程锦云眼圈红了红,食不知味地吃着饭。


王天风进了屋之后就被明台一动不动地看着,心里有些紧张,可面上依旧不动声色,他知道明台成长得很快,可是明台此刻的眼神仿佛是由生到死,变了又变,许是他也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个曾经毫不留情骗了自己的老师吧。


“老师。”明台终于开了口,可也只说了这两个字,之后便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一般,坐在椅子上的人此刻弯下腰蜷缩着,从王天风的角度看过去他的学生全身都不有控制地颤抖着,嘴里发出“呼哧,呼哧”的声音,然后就看到大滴大滴的水珠落下,打湿深灰色的水泥地,一点一点聚成一片。


王天风走到明台身边,蹲下,手抬在明台背上几厘米的位置,迟迟落不下,直到明台呜咽发出带着浓浓鼻音的声音“老师,你抱抱我好吗?”


王天风把明台一直低着的头抬起,伸出双手紧紧地抱住明台,瘦了,这是王天风抱着明台的第一个感受。手轻轻拍着明台的背部,感觉到明台停止了抽泣,这才慢慢放开,擦去明台的眼泪,板着脸低声斥着“哭成这样还敢说是我的学生?”


“老师把我骗成这样,还不许我发泄一下吗?”明台把王天风拉起来让他坐到自己身边,一点一点看着,视线移到王天风的脖颈处,明台颤着手摸上去,解开王天风的领口,探入一根手指,摩擦着那凸起来的地方“疼吗?”


“不疼了。”王天风带着微笑,纵容明台的动作,感受到手指在那条疤痕上面来来回回,王天风不自在地缩了缩脖子,拉下他的手,握在手里也问“疼吗?”


“疼。”明台知道王天风问的是什么,低头看着自己光滑圆润的指甲,笑了笑“老师不走了吧。”


“不走了。”


“老师别再丢下我一个人,好吗?”


王天风本来想回一句还没长大吗?可又想到明台为了他所遭受的苦难,终是叹息一声答道“好。”
















——END

评论 ( 18 )
热度 ( 107 )
  1. 兵长一米六Sampat 转载了此文字

© Samp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