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专业户,国产欧美交界处

【巍澜】镇魂·昆仑(上下)

已完结,为了方便阅读,我把上下放一起了,希望观看愉快



 @别开枪我是自己人 点的梗,假如巍澜两个人是演员演了镇魂这剧⋯⋯

希望大家多多点赞多多评论,周末番外会有车哦!

————————————————


赵云澜看着手里的剧本嘴里的棒棒糖嚼出“咔嘣咔嘣”的声音,不知看了多久,突然撸着黑猫的左手取下已经只剩下一根纸棒的“棒棒糖”,看也不看便准确无误地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肥猫,你说这故事简直就是为我量身写的啊,我要是不接那就可惜了这么个好剧本了,是吧。”说着赵云澜把剧本扔到沙发上,站起身伸了个懒腰,一边活动坐了一下午有些僵硬的身子,一边掏出手机打给了他的经纪人,“喂,祝红,这部戏我接了⋯⋯”

一身黑毛被养得油光水滑的胖猫,尾巴甩了甩挪动到剧本的位置,闪着绿光的猫眼看着封面上那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昆仑。

——————————————
“你叫什么,有名字吗?”碧衫长发的隽永男子看着面前的青年,挑眉问道。

那青年破衣烂衫,头发脏乱,却在泉水的清洗下露出秀丽俊俏的脸庞,有些低沉的嗓音与秀气的眉目不符,意外好听:“嵬⋯⋯”

“哪个嵬?”

“⋯⋯山鬼。”

“山鬼?”昆仑君趴在大石头上,挑挑眉,“应景,只不过气量小了点,你看这世间山海相接,巍巍高峰绵亘不绝,不如加上几笔,凑个巍得了。”

青年愣愣地望着眼前的人,黑亮的眼底渐渐出现几不可见的波澜⋯⋯

⋯⋯

“好,卡!”秃了顶的导演兴奋地拿着大喇叭,走到演员面前:“不错不错,你们俩配合的太好了!行了,今天可以收工了。”

“巍哥,一会儿去吃烧烤吗?听小郭说这儿后街有家小店挺不错,要不要去试试?”赵云澜卸着妆对身边的沈巍兴奋地说,好不容易明天剧组放假一天,他可得犒劳一下五脏庙。

沈巍刚想说什么,转头看见赵云澜眼里的光芒,到嘴边的拒绝下意识转变成了一句:“好。”说完自己一愣,又想罢了,随他去吧,明日休假,偶尔吃吃路边摊应该也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他却没想到,这顿饭对赵云澜不是大问题,对他自己却成了天大的问题。

“少喝点。”沈巍按住赵云澜,视线扫过桌上七倒八歪的啤酒瓶,满是不认同,被赵云澜另一只手拍了拍,赶紧收回手背仿佛被炽热温度灼烫的手。

“没事儿,巍哥,我虽然胃不好,但这点儿酒不碍事。”赵云澜豪气地一挥手,一双被酒气浸蕴的眸子此刻波光潋滟,毫无保留地看着沈巍,开始絮絮叨叨嘀咕起来:“我做演员这么多年从来都没见过你这样的人,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不食人间烟火,倒像是画中来的,嘿嘿。”

沈巍被赵云澜的目光定在座位上,又扫过那水润的嘴唇,良久才回了一句:“胡说八道。”

“是真的!”赵云澜见沈巍不信,干脆半站起来把住他的肩膀,沈巍怕他摔倒,揽住面前人的腰半搂半抱将他按在自己这条长凳上坐下。

“巍哥,你以前是不是没演过戏?不对,要是没演过怎么会一来就演得这么好,就像真是书里那个沈巍⋯⋯”

沈巍蹙着眉似是不堪忍受赵云澜在他身上扒拉的动作,听到这话,神色一敛低头超喝醉的人看去,见他确是说着醉话,心中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有些遗憾。

“好了,别说了,我把你送回去。”沈巍叫来老板买了单,揽住沈巍的腰让他一手搭住自己肩膀将他扶了起来,身材算得上高挑的赵云澜像个小鸡仔一样被沈巍轻松架起,直到回了住处,也不见沈巍多喘一口粗气。

赵云澜被沈巍扶到床边,原本想让他躺下,结果勾住沈巍脖颈的手没放开,就这样两个人都朝床上倒去,赵云澜被沈巍压个正着,疼得他叫了一声。

“怎么,我压到哪儿了?这儿痛吗?”沈巍赶紧爬起来紧张地看着赵云澜,抬手四处摸着赵云澜的胸口,生怕被他压出个好歹。

“别,别摸了⋯⋯”赵云澜醉醺醺的眼眸看向沈巍,按住他在自己身上摸索的手,嘴角抹开一缕邪笑,重新揽住沈巍的后颈,把他拉到自己跟前,宛若无物的气声烧得沈巍耳根深红::“巍哥,你忘了我是弯的了?这样点火,就不怕我把你——吃了⋯⋯”

沈巍一双眼睛泛着红意,支撑在赵云澜身侧的右手快将床单抓破,然而他只是扯下赵云澜的手,脱了他的鞋和外套,将他塞到被子里,然后才吐出一口气:“你醉了,快睡吧。”

赵云澜却并不打算闭上眼睛,他就那么看着沈巍,仿佛要将他印在心里脑里,仿佛这一眼就能将沈巍深埋心底的浓烈感情望个透彻。

沈巍被这目光注视着,甚至连周围的空气都开始稀薄,过了好一会儿,他好似认输一般叹了口气,低下身子在赵云澜额上印下一吻,用手这盖着他的双眼,柔声说:“睡吧。”

手心被睫毛扫过,酥痒延伸到了沈巍心里,他静静地等待着赵云澜呼吸变得缓长,这才收回手。镜片下的眸子捉摸不清,他坐在床边,有些贪婪地看着熟睡的人,直到太阳初生,才离开了房间。

接下来的日子沈巍和赵云澜相处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不知怎么,赵云澜觉得沈巍有些躲着他,虽然还是那么有礼貌,也很关心自己,但赵云澜总觉得不对味儿,直到杀青,他也没能堵住沈巍问问究竟他哪儿得罪对方了。

加上导演在杀青之前特地找到他们两个人讨论了一下接下来的拍摄,赵云澜就更确定沈巍是在躲着自己了。

“是这样,这部戏其实有上下两部分,咱们这第一部分杀青了,这第二部分你们看是连着拍还是休整一下,等两个月再拍?”

“连着啊!”

“我想等等。”

两个声音异口同声地发出各异的意见,赵云澜奇怪地看向沈巍,那人却避开他的视线对导演说:“我看了第二部的内容,里面的感情比起第一部更浓烈却更难表达,所以我想休整一下找找感觉。”

“还找什么感觉,趁着现在感觉还在,一起连着演有什么不好?”赵云澜更觉得奇怪了,一般来说演员拍戏除非是那种一年一季的大制作,这种戏都是一口气拍完再剪辑成两部分分开播出,沈巍这借口他完全不信。

导演盯着沈巍看了一会儿,然后叹了口气,有些不知道说什么,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就走了。

赵云澜拦住要跟着走的沈巍,神色有些生气又带着担心,“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要我帮忙吗?”

“我没事,其实是我自己有些东西需要整理调节一下,我想清楚之后就好了,不用担心。”沈巍安抚地笑了笑,却始终没有对上赵云澜的视线,说完之后便跟着导演离开了。

赵云澜眉头紧蹙,心里没来由的一阵空寂和失落,就像是找了好久的人,终于被他找到之后,又从眼前消失的感觉。



TBC







镇魂·昆仑(下)



“哟,这不是两个多月不见人的沈老师吗?怎么,这俩月你去哪座古刹修习了?”赵云澜阴阳怪气地笑笑,不知从哪儿来的怒气一股脑地都倒了出来。

第一部昆仑杀青之后他约了几次沈巍出来吃饭,结果人家根本理都不理,打电话不接短信不回,热脸贴冷屁股这滋味儿赵云澜第一次感受到,哪能不生气?

沈巍眨了眨眼,不知道该怎么接,良久憋出一句:“⋯⋯我手机被偷了。”

听到这句话,赵云澜的气倒像是卡在喉咙要出不出,眼睛瞪得浑圆,然后像泄了气一般,无奈地说:“算了⋯⋯”

手机被偷再买就是,手机号没了,助理那儿总有吧,这都不过是个借口,赵云澜心知肚明,也知道沈巍不回他一定有原因,就算只相处了几个月,赵云澜却已经没来由地十分信任他了。

而这原因却是再简单不过了,沈巍是怕的,怕这电话一接,短信一回就再也克制不住附骨的思念⋯⋯

第二部赵云澜和沈巍两个人对手戏更多,几乎随时随地都在一起,沈巍好像恢复了正常一样,不再躲着赵云澜。可赵云澜心里还是有些不爽,打算自己也晾那人几天,叫他知道热脸贴冷屁股的感觉,但每次一看见沈巍那张脸,这气就再也撒不出来了。

“云澜啊,来来来我跟你说个事儿。”导演对刚下戏的赵云澜招手示意他过来,又让助理给端了把椅子放到旁边,让赵云澜坐下。

“是这样,明天这段戏呢沈巍觉得应该改一下,他说剧本里的沈巍用了千年的时间把自己从一个嗜血无情的鬼王变成温润端方的君子,克制已经印在了他的骨子里,所以他和赵云澜的重逢情绪不应该这么激烈。”

赵云澜沉思了一下,又比较了一下初稿那反应颇为激动的沈巍,点了点头:“嗯,我觉得有道理,那就这样吧。”

「沈巍并没有走,戴眼镜的男人站在原地,把眼镜摘了下来,拿在手里,心不在焉地用衣角擦着,方才一直躲躲闪闪的眼睛这会却死死地盯着赵云澜的背影,那眼神极深极远,黑沉沉的,他的表情像是怀念,像是克制,含着某种呼之欲出的眷恋……又仿佛包含着某种深沉的痛苦。」

赵云澜在监视器后面和导演一起看着沈巍演的这段戏,他发现自己的情绪被沈巍拉着走,甚至有种窒息感让他喘不过气⋯⋯

“怎么,看呆了?”导演用力拍了拍赵云澜的背,让他回过神来。

赵云澜下意识点头,还没完全从沈巍的那个眼神中脱离出来,“我只是没想到他不光演出来了,还能演得这么好,就好像他真的经历过这样求而不得的感情似的。”

“谁知道呢?”导演模棱两可地回着赵云澜,还没到他琢磨过味儿来,又朝片场嚷嚷着:“小心点!道具很贵的!”

赵云澜看着跑开的导演,心里不停地转着那句话,一想到沈巍可能有一个放在心尖上的人,眼睛开始泛酸,他眨了眨,把不明液体憋回去之后,朝沈巍走去。

“巍哥,介意聊聊吗?”

沈巍正坐在廊下看着剧本,身上搭了一件冲锋衣,见赵云澜过来,坐直了身子抬头问:“好,聊什么?”

赵云澜心里有一连串的问题,问他之前为什么躲自己,问他是因为不喜欢同性恋还是不喜欢自己,问他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患得患失一向不是赵云澜的风格,可看着沈巍,那些话就像被堵住孔的豆匣子,倒不出来了。

“哦,就是想夸夸你,你今天演得挺好的,那眼神我看着都绝了。”这句话脱口而出之后赵云澜简直想扇自己一个大嘴巴,正事儿怎么就问不出口呢?

沈巍有些诧异,不过很快从善如流地表示感谢:“谢谢。”

赵云澜挠了挠头发,尴尬地笑笑,和沈巍大眼瞪小眼一会儿,干脆转身走了。沈巍视线一直跟着赵云澜,浓密的眉头微蹙,叫住已经走了两步的人,“云澜,杀青之后,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什么?”赵云澜一脸茫然地转过身,听见沈巍接着说。

“你今天想问我的话,到了那里,自己就能知道答案了。”

赵云澜的脸红了一下,心里骂到这人眼睛是什么做的,一眼就能看穿他的心事。但很快他也反应过来,恢复了厚皮厚脸的样子,扬起下巴微微点了几下,痞笑道:“好啊,那到时候就去看看。”

赵云澜心里装着沈巍那话,拍起戏来更加认真,几乎全部一条就过,除了一些配角演员拖了些后腿,整个剧组的进度都明显加快不少。

杀青之后剧组还有一些收尾工作,所以赵云澜先回了龙城,回到家之后第一件事先去把放在祝红那儿的大庆接回来,摸着又圆了不少的肚子,轻轻敲了敲大庆的头:“又吃小鱼干儿了吧,跟你说了减肥怎么就是不听,以后我抱不动你了可别怪我啊。”

“喵~”大庆的尾巴不开心地扫过赵云澜的手,然后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趴好,开始给自己舔毛。

赵云澜心不在焉地摸着大庆,时不时被他的舌头舔几下也没反应,过了一会儿自言自语道:“我是该主动一点呢,还是等他给我打电话?主动了吧倒显得我挺不矜持的,可等那个闷葫芦打电话,又不知道得等到什么时候去了⋯⋯”

大庆好似是听懂了一样,绿色的眸子看向赵云澜,像是在说你也有矜持这特质吗?

赵云澜心领神会,举起浑圆的一坨凑上去狠狠亲了一口,然后翻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喂,巍哥,今晚要一起吃饭吗?”

大庆看着赵云澜那一脸荡漾的模样,没眼看似的把自己围成一团,用尾巴遮住了眼睛。

沈巍接到赵云澜的电话有点惊讶,但随即明白了这通电话的目的,于是他说:“要不你来我家吧,一起吃晚饭。”

“啊?这不好吧⋯⋯”要是祝红此刻能看见赵云澜那嘴快咧到耳后根的样子,可能会翻着无数个白眼地离开这个口是心非的心机男。

“没什么不好的,正好我也要做饭,多一副碗筷,不碍事。”

赵云澜这下是实实在在地笑了出来,“你还会做饭呢,那我可得好好尝尝你的厨艺了!”

赵云澜放下手机,琢磨着要不要换件衣服,想了想还是没换,不能显得自己太着急,于是像往常一样在体恤外面套了一件衬衣当外套就出门了。

赵云澜去的时候不早不晚,刚好沈巍开始炒菜,赵云澜也乐得给主人家当了下手,帮着摘了菜。

“还别说,你做的这菜还真好吃,就像家里的味道。”虽然赵云澜的心思不在菜上,可这刚入口就把他的味蕾给俘虏了,一边竖着大拇指一边往嘴里夹着菜。

沈巍怕他噎着,又舀了碗汤放在赵云澜手边,轻声叮嘱:“慢点吃。”

这一顿饭下来,赵云澜把菜基本吃得是干干净净,撑得打了个嗝:“巍哥,以后要是能天天吃你做的菜就好了。”

沈巍收拾碗筷的动作一顿,看向一脸餍足的赵云澜,沉声说:“你准备好了吗?”

赵云澜愣了一下,接着重重地点了两下头:“要不然我来干嘛?我就是想看看,你说的地方到底有什么东西能让我一见就知道答案。”

赵云澜跟着沈巍到一个房间门前,沈巍看了他一眼,然后打开了门。赵云澜以为自己早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可等他真正走进房间里,才发现自己做的建设太不堪一击了。

屋子里满墙都是赵云澜的照片,有些是剧里的截图,有些像是偷拍的,他的每一部戏每一次成长全都在这儿,甚至旁边的架子上也放满了他的影像光盘,就连他刚出道时客串路人甲的资料也全在。

“这些⋯⋯全是我?”赵云澜指尖有些颤抖,他下意识望下沈巍,看到的这些画面重重压在他心上,让他甚至感觉到缺氧。

“嗯,我收集了很久,不知不觉就这么多了。”

“你是我的粉丝?”

沈巍沈默了片刻,有些不确定,“比起粉丝,我可能更像你的追随者,看着你成长蜕变,每走一步我都在你身后。”

赵云澜从没有想过会有人把自己放在心尖上,用这样沉默的方式看着自己这么多年,比粉丝还不如,至少粉丝还能凑到自己跟前说句喜欢。但其实想想,要是换个人这么对赵云澜,他肯定觉得对方是变态,而沈巍不一样,他从不去打扰赵云澜,永远进退有度,甚至让赵云澜不知不觉喜欢上了他。

“我原本并不打算和你见面,只是恰好看见朋友写的这个故事,就觉得里面的昆仑就像是另一个你,而参与拍摄,也可以算是我的私心。”沈巍停顿了一下,接着说:“原本想着能和你相处几个月已经足够了,却没想到这一见就再也放不开了⋯⋯”

“所以当时你才会说停两个月休整一下,你这是打算和我一刀两断,做路人吗?”赵云澜直愣愣地看着沈巍,里面的委屈和控诉仿佛要把沈巍的心脏灼伤了。

“那是当时。”沈巍苦笑着说:“我从没想到这世上最难控制的就是感情,我控制不了,到最后也不想再控制了。所以我带你来这儿,告诉你一切,但我不会给你选择,你既然知道了真相,就必须也只能和我在一起。”

“真是霸道啊,不过我喜欢!”赵云澜渐渐平静下来,也没有沈巍预想中恐惧厌恶的反应,甚至抬手轻抚了一下他的脸,走到书架旁随意翻看着自己的写真,随口问道:“我不记得我们之前有见过面,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啊?”

“你忘了,你第一次拍戏就是在龙城大学,那是校庆前一天,我回学校见了我老师,穿过桃林时正好看见你,只一眼就再也忘不了了。”

“原来是对我一见钟情啊~”赵云澜笑得窃喜,然后又突然想起来什么,惊讶道:“那时候我只演了一个路上抢劫的混混,你居然也能看上,真是品味清奇⋯⋯”

沈巍摇了摇头,认真地望进赵云澜眼中说:“不管怎样,你都很好看。”

赵云澜被这目光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咳了一声继续说:“所以,你暗恋了我这么多年,故意让中间人把这好故事卖给导演,让我来演。我说呢?怎么这剧本里主角名和咱俩一样,问导演说作者坚决不改这俩名字,否则就不拍,原来是你不想改的。”

赵云澜模仿着福尔摩斯的样子偏沾染了洋洋自得,看得沈巍不由嘴角上勾,这一笑反倒让赵云澜看得呆了。

察觉到赵云澜的停顿,沈巍下意识收敛起来,又回到了人前那副沉静无甚表情的模样。

赵云澜伸出手指扒拉着沈巍紧抿的唇角,向上扯了扯,凑到人跟前小声说:“你笑起来这么好看,以后只能笑给我看。”

沈巍镜片下的双眸闪过一丝诧异,而后又柔和下来似带着无限情意,他握住赵云澜的手,放在唇边郑重一吻,答道:“好。”



FIN


评论 ( 11 )
热度 ( 168 )

© Samp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