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专业户,国产欧美交界处

【巍澜】孟婆汤(一发完)

终于写完了,赵云澜失忆梗小甜饼,欢迎多多评论,跪谢

————————————————————

赵云澜失忆了,他不过是趁着沈巍不在,去地府帮了判官一个小忙,回来睡了一觉,就什么也不记得了,哦不对,他唯独只记得沈巍,至于对其他的人和事却都是陌生至极的。

“你说我是什么?镇魂令主还是特别调查处处长?”赵云澜一脸茫然地看着眼前的沈巍,敲了敲自己的头:“我好像是忘了很多东西,不过我还记得你。”

沈巍担忧的眼中骤然温柔,在大庆告知赵云澜失忆之后他立马赶了回来,却意外发现他并没有忘了自己,甚至随时随地都跟着他。沈巍知道这是赵云澜没有安全感的表现,但他心里却有一丝窃喜的。

“斩魂使大人,下官已查明令主失忆的缘由。”判官不敢去看沈巍阴沉的脸,咽了口唾沫,说:“令主在三川途奈何桥饮下了孟婆汤,故此才会失忆。”

“孟婆汤?”沈巍瞳孔微缩,严厉道:“他怎会饮下孟婆汤?可查清楚是何人给他的?”

判官被沈巍的低气压瘆得满头汗水,他弯着的腰又下去几分,拱着手回道:“是⋯⋯是令主自己饮下,据孟婆说,那日令主从冥府离开途径她处,被汤的香气吸引,没等她阻止便饮下此汤。孟婆当时大惊失色,原本想立刻奏秉上来,可喝完令主并未出现任何异常,故⋯⋯”

“失职!”

判官一下子跪倒在地,颤巍巍的老腰像是被千斤重的巨石压住,不敢再动半分。

赵云澜见气氛不对,左看看右看看,上前拉住沈巍安抚道:“算了算了,这老人家也怪不容易的,就别为难⋯⋯”

“别为他求情!”沈巍下意识呵斥,然后见着赵云澜惊讶的神情,又硬邦邦加了一句:“他管制不力,自然该罚。”

“按理说不应该啊,他误食了孟婆的汤水,应当前尘尽忘,怎么会单单只记得大人您一人?”大庆趴在桌子上,尾巴无意识扫着桌边,圆胖的猫脸上写满了不解。

“孟婆汤以八泪为引,煎熬一生,方成好汤。”沈巍喃喃自语,思索着为何孟婆汤只对赵云澜起一部分作用。

“大庆,你看着他,我去一趟奈何桥。”话音刚落,沈巍和判官就从原地消失。

“沈巍!”赵云澜下意识伸出手去,眼睁睁看着沈巍凭空不见了踪影,眉目间狠厉陡现,大庆被看得一哆嗦,赶紧解释道:“他去为你找治病的药去了,没有危险的,很快就回来。”

赵云澜怀疑地盯了大庆一会儿,缓缓坐下,言辞冷厉:“如果一个小时之后我见不到他人,还请你给我带带路。”

大庆用尾巴裹住自己的身躯,浑圆的脑袋使劲点着头:“好,好⋯⋯”

奈何桥向来阴冷,忘川水流过皆是孤魂的影魄,沈巍和判官刚在望乡台住了脚,就见孟婆朝他们施礼,“孟婆参见两位大人。”俯首的孟婆不是世间所传那样是位老婆婆,看着像刚出茅庐的小丫头,嗓音却异常苍老。

沈巍微微颔首,道:“想必你已知我来意。”

孟婆淡淡笑着,随手一抚,凭空出现一碗散发着诱人气息的汤水,“我这孟婆汤须得八泪,那位饮下的确是我熬好的汤,但此汤只会消除人前世今生记忆,令主与大人相知相守千万年,这感情,早已印在灵魂之中,任凭多少碗孟婆汤,都是消不掉的。”

“那该如何恢复记忆?”

“大人这问题倒问得奇怪,我孟婆一族只会消除记忆,从不曾想还有恢复人记忆的一日。”孟婆将手中的汤随手倒入忘川中,轻描淡写道:“不过,大人无需担心,那位不是凡人,这汤水饮下,或许不出几日就会效力尽失,只需耐心等待便是。”

沈巍回到家的瞬间,被一个黑影抱住,还没等他把人扔出去,就听见熟悉的声音说:“你要去哪儿都带着我不行吗?刚才看你突然消失,我都快吓死了。”

大庆使劲白了那装着委屈的人一眼,暗自腹诽:“呸!吓死的那个是我好吗!”

沈巍自然看不见大庆的表情更听不见他的腹诽,只轻拍着赵云澜的背,安抚道:“我去找让你恢复记忆的法子了,可暂时还没有办法⋯⋯”

“嗯,我知道你去找那孟婆了,胖猫都告诉我了。不过我只认识你一个人,人生地不熟的,要是你把我弄丢了怎么办?”

沈巍被这话堵了一下,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人,他知道赵云澜对他几乎一有机会就调戏一番,肉麻至极的话也听过不少,可今日的赵云澜却不是那个有一众“姐夫”、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赵云澜,而是在这个世上,只认识他一人,把他当做依赖的赵云澜。

“不会把你弄丢的。”

沈巍的话向来不多,可在赵云澜耳中,却总是顺意中听的,此刻也不例外。

赵云澜脸上肉眼可见地快速出现两个小酒窝,并且以在大庆的眼中笑得像个傻子的模样凑上去朝沈巍的脸亲了一口。

于是沈巍的脸在大庆“儿大不中留”的吐槽中迅速红成了窗外的一抹斜阳。

而孟婆说的这一等,就是大半个月。正值年关,赵云澜那些“姐夫”听闻他生病卧床,倒是没忘记他这个弟弟,补品三天两头往特调处送,可苦了特调处的各位了。汪徵和桑赞这对苦命夫妻,每天负责接受络绎不绝的快递;祝红带着林静去到各个领导家里,循例慰问关心,维持着赵云澜从酒桌上喝下来的亲戚关系,假和尚都快酒精中毒了;楚恕之则和郭长城坐镇特调处,处理一些琐碎事物,忙得脚不沾地。

而当事人赵云澜呢?天天跟着沈巍去学校上课,从早到晚硬是把自己变成了沈巍的护花使者。一见到接近沈巍的人,不管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带着意味不明的笑容看着对方,直到他们不由寒毛倒竖,问完问题赶紧逃开。一连几天都是如此,到了后来,沈巍身边倒是清清静静,再没人近身了。

“沈大教授倒是艳福不浅啊,这么晚了都还有人找,我刚才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哎呀还真是不好意思了。”

房间里醋得能釀酸菜了,沈巍憋着笑柔声说:“周院长的醋你也吃?”

“吃,为什么不吃?”赵云澜哼了一声,拉住沈巍的领往自己面前一带,顺手搂上了他的脖颈:“你是我的人,我自然是想怎么吃醋就怎么吃。”

沈巍甚少见到赵云澜这样吃味的样子,从来都是他,躲在一旁看见赵云澜身边的红男绿女暗自神伤。所以,沈巍的心情确实异常得好,毕竟昆仑君吃醋,可是极难得能见到的。

于是沈巍甚好心情并从善如流地把赵云澜抱入怀里,在他耳垂吻了吻,说:“嗯,想怎么吃都随你。”

“沈教授这句话可有歧义啊⋯⋯”赵云澜蹭着沈巍的侧脸,坏笑道,“真的怎么吃都行?”

沈巍忽闪着一双大眼睛,品貌纯良地点头:“自然。”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沈巍接住把他压进沙发的人,纵容地任由赵云澜在他身上点火,镜片下的目光晦涩不明⋯⋯

过了没一会儿,只听见一声恼羞地怒吼:“沈巍你说话不算话!!!”

房间里一时春宵无限,大庆的耳朵耷拉着堵住那烦人的声响,翻了个身又睡了过去⋯⋯

又过了几日,赵云澜渐渐恢复了记忆,此刻正乖巧地坐在沙发上一脸讨好地看着旁边冷脸的沈巍,解释道:“那小姑娘说这是八泪汤,我怎么知道孟婆汤还有别的名儿?”赵云澜见沈巍没搭理,又用胳膊肘撞了撞他,“你别说,这孟婆汤的味道真是人间绝味,我要是死之前能喝一碗这汤,让我进畜生道我都愿意。”

“别胡说!”

赵云澜心虚地嚷道:“我就是随口一说⋯⋯”

“随口一说也不行!”沈巍狠狠盯着赵云澜,良久无奈地叹了口气:“云澜,听话。”

赵云澜最见不得沈巍对他让步的样子,他甚至有时候觉得自己就是一抖m,要沈巍时不时凶凶他,才觉得舒畅。

“好,我听话,说了多少次别皱眉了,像个老头子似的。”赵云澜像往常一样拨开沈巍紧皱的眉头,心疼地说。

“只要你别再让我担心⋯⋯”

“你这是在瞎担心,我可是昆仑君,之前要不是你,我也不会入轮回。今后我和你在一起,永永远远不分开,更不可能傻到再入轮回自讨苦吃了。”

赵云澜叹了口气,“我只是好奇,若是今后出了什么岔子,我老了,死了,也会喝孟婆汤入轮回的。我想试试,到底喝了孟婆汤是不是真的会忘记前尘,不过幸好,我记得你,这就够了。”

“不会出岔子。”沈巍攥紧赵云澜的手,认真地说,又重复了一遍:“不会出岔子。”

沈巍下意识蹙起眉心,被赵云澜用一根手指抵住,只听见眼前的人坚定而温柔地说:“嗯,不会出岔子。可是沈巍,我这一世虽然是赵云澜,但也是昆仑,我不希望你时时刻刻为我担惊受怕,我只想你能好好陪在我身边,不管我做什么,你都拉着我的手和我一起。”

两只手十指紧扣,赵云澜望着沈巍灿然一笑:“——这样,你就再也不用担心了。”

沈巍的身体常年阴冷,此刻手心被赵云澜的裹住,心下一颤,手指却不由自主回握过去,“好,以后我再不留你一人了。”

赵云澜嘿嘿地笑着,额头放到沈巍肩窝处蹭了蹭,气息流转,轻声自语:“一生一世,永不分离。”

“一生一世,永不分离。”

沈巍逼回眼中的晶莹,颤抖着声音,一字一句重复着,他和赵云澜都是不入轮回之人,这一生一世,比起常人的生生世世,或许都还要长上千年万年⋯⋯

FIN

评论 ( 14 )
热度 ( 400 )

© Sampat | Powered by LOFTER